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琅琊王氏  

2017-01-15 10:30:50|  分类: 琅琊王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乌衣巷》 
    当孙权的军士们身着黑衣,在一处普通的营房操演之时,他们不会料到,这个地方将会成为东晋百年来的政治核心之所在。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王导谢安于此指点江山;王敦谢玄于此舞剑放歌;王羲之谢灵运于此激扬文字;王献之作“远惭荀奉倩,近愧刘真长”之语,谢道韫咏“未若柳絮因风起”之词。百年繁华如一梦,及至建康泄尽了王气,留下的,只有那“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的感叹。
    乌衣巷内,写就着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的百年风流。
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的始祖为周太子晋,乃周灵王的太子,名晋,字子乔。他不仅为琅琊王氏所追认之始祖,更是天下王氏之祖。王氏宗谱中,子晋的后裔在三家分晋时留在魏国,后来迁徙至秦国,并涌现出一位战国名将———王翦。王翦、王贲、王离祖孙三代皆为秦之名将,家族鼎盛。秦末大乱后,王离之子王元为避战乱,迁往山东琅琊,自此衍生琅琊王氏的千年传奇。
琅琊王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王戎 字濬冲
    两汉时期,琅琊王氏逐渐成为当时闻名的儒学世家,其数代以经学入仕。西晋初,王戎位列“竹林七贤”之一,乃年岁最幼者。《晋书》有载:王戎曾与众孩童在路边嬉闹,见道旁的李树结满果实,其他人争相去摘,唯独王戎不为所动。有人问其故,王戎答道:“树在道边而多子,必苦李也。”众人尝之,果不其然。
    尽管王戎才气横然,与阮籍等辈交好为友,但他依然难免为仕途所污。公元282年,王戎被征为侍中,入朝做官,顿时为清议所鄙。后人认为王戎自污声名,实料及天下将大乱,故敛财营利,为家族作避祸之用。八王之乱中,王戎明哲保身,终逃得一死。值得一笑的是,王戎在危难之间,亲接锋刃,谈笑自若,未尝有惧容。等到他逃离险地,居于郏县,又时召亲宾,欢娱永日。魏晋讲究风度,但我真不知王戎这种自得其乐、哪怕天崩地陷的心态有何风度可言?纵为竹林贤,不过清谈客。
    或许,有一些故事能让我们更加体会王戎这个人。《世说新语》有载:王戎的妻子常唤他为卿,王戎道:“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妻子道:“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戎遂听之任之。后世我们所说的“卿卿我我”便来源于此。 
    又载:王戎的幼子王绥去世,“竹林七贤”的山涛之子山简去探望他,见王戎悲痛得不能自已。山简劝道:“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戎答道:“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山简为其言所打动,也为之悲泣。 
琅琊王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王衍 字夷甫
    如果说王戎是伪装成卑劣的清醒者,那么王衍就是打扮成高洁的昏庸者。这位西晋著名的清谈家固然号称“妙善玄言,倾动当世”,但恐怕给世人留下的,更多为“神州陆沈,不得不任其责”的印象。
    王衍自幼被赞为“神情明秀,风姿详雅”,有一次他拜访“竹林七贤”的山涛,山涛对他嗟叹良久,及至王衍离去,山涛盯着他的背景谓左右道:“何物老妪,生宁馨儿!然误天下苍生者,未必非此人也。”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样的老妇人才能生下如此出众的孩子,但误尽天下苍生的人,未必就不是他。“宁馨儿”一词也成为后世对美好事物的赞美。
    山涛的眼光确实独到,王衍这位时人称颂的清谈大家在后世的评价中相当不堪。如果说王导是豪门贵族的代名词,那王衍就代表着清谈误国的那一批人。
    如今我们会形容一些不顾事实、随口乱说的人为“信口雌黄”,这个成语就源自王衍的清谈事迹。王衍是魏晋风度的佼佼者。清谈之时,他喜欢手持白玉柄的麈尾(拂尘),由于其皮肤白净,所以别人会觉得王衍的手和白玉毫无分别,进而传为美谈。不过世人往往执迷于这表面现象,却忽视其真实内涵。王衍这幅扮相着实道风仙骨,但他的哲学思想却毫无一点营养价值,辩论之法纯属牵强附会、乱中取胜。凡是别人挑出他的错漏,他立刻一番乱诌掩盖,以至于前言不搭后语,偏偏还振振有辞。王衍这么一路清谈下来,终究还是为人诟病,得到“口中雌黄”的称号。
    还有一则有趣的故事。王衍素来自重声名,不同于王戎的吝啬刻薄,偏偏他的妻子郭氏为贾南风的亲戚,刚愎贪戾,聚敛无厌,王衍甚是鄙视其贪财,是以从不张口言钱。郭氏不信丈夫始终不会说,于是命奴婢在床周围堆满钱,使其不得通行。王衍于清晨醒来,见此情景,谓奴婢道:“把这些阿堵物拿走!”由此,世人又称钱财为“阿堵物”。
    只知谈玄论道的王衍历任西晋的尚书令、司空、司徒,虽居宰辅之重,不以经国为念,而只思自全身家之计。他使亲弟王澄担任荆州刺史,族弟王敦担任青州刺史,并叮嘱二人道:“荆州有江、汉之固,青州有负海之险,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足以为三窟矣。”有识之士皆鄙夷其作法。
    随着西晋政局的动荡,刘渊在北地举兵起事,并遣石勒、王弥攻打洛阳。身为朝廷首辅的王衍被委任为都督征讨诸军事、持节、假黄钺,他派前将军曹武、左卫将军王景率众抵御,成功击退敌军,但这场胜利并没有缓解西晋的危机。由于西晋的政治斗争并没有停歇,是以东海王司马越苟晞又展开晋室内战,王衍则担任司马越的太傅军司。在司马越死后,众人推举德高望重的王衍为元帅,而王衍心知盗贼丛生,惧不敢当。在他们护送司马越的灵柩还东海之时,石勒率轻骑赶至,俘虏西晋大半的王公重臣。石勒本敬慕王衍,口呼王公,与之相见,问王衍以晋室颓败之缘由。王衍施展“口中雌黄”的技能,将祸败之由分析得头头是道,却无关自己的半点责任。石勒听得喜悦,就差拉住王衍的手说:“孤之有王公,犹鱼之有水也。王衍石勒被自己忽悠住,心下暗喜,就胡扯自己自幼不通政事,无奈方入朝堂,并劝石勒称帝。石勒是文盲,但不是白痴,他欣赏王衍的才华,却不料其毫无骨气,顿时大怒道:“君名盖四海,身居重任,少壮登朝,至于白首,何得言不豫世事邪!破坏天下,正是君罪。”言罢,让左右将其押下去,并谓孔苌道:“吾行天下多矣,未尝见如此人,当可活不?孔苌道:“彼晋之三公,必不为我尽力,又何足贵乎!石勒道:“要不可加以锋刃也。”于是,石勒命人在半夜推倒墙壁压死王衍。王衍奄奄一息之际,谓身旁人道:“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时年五十六。
    四十五年之后,桓温自江陵二次北伐,途中与部属登平乘楼眺望中原,慨然长叹道:“遂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夷甫(王衍)诸人不得不任其责!”幕僚袁宏辩解道道:“运有兴废,岂必诸人之过!”桓温面色一变,怒道:“昔刘景升(刘表)有一只千斤大牛,啖刍豆(饲料)十倍于常牛,负重致运,曾不若一赢牸(老牛),魏武入荆州,杀以享军。”座下宾客皆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