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五代十国历史故事--闽国建国者王审知 (一)  

2017-02-01 14:19:28|  分类: 闽王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代十国历史故事--闽国建国者王审知 (一)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闽国(909年—945年)是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先后定都于长乐(今福建福州)、建州(今福建建瓯)。后唐长兴四年(933年)王审知次子王延钧称帝,国号大闽,年号龙启。之后闽国内乱,永隆五年(943年)二月,王延钧弟王延政于建州称帝,国号大殷,年号天德。天德三年(945年),王延政复国号为闽,不久即为南唐所灭。闽国旧将留从效驱逐了南唐在泉州漳州的驻军,但仍向南唐称臣,留从效及后继者占有泉漳二州直至北宋建国之后。
            在福建省福州市北郊的莲花山下,有一座规模不算很大的墓,墓前两侧立着两对石头雕刻的文武官员,文官执笏,武将按剑。正中树着一块石碑,上写“唐闽忠懿王墓”,这些石刻和石碑是明朝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福建都运使司副使王亮给先祖建立的。王亮的这位祖先叫王审知,唐末五代十国人,王审知就是五代十国时期闽国(今福建省)的建立者,福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开闽王”。
     中国经济的重心有一个南移的趋势,汉朝以前经济重心在黄河流域,到了东晋南朝,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起来,而到唐末五代至宋朝则是中国经济重心由北方迁移到南方的重要转型时期,在这个时期内,原先经济落后的广东、浙江、湖南、福建开始“腾飞”。
     而在中国南方诸省中,历史发展轨迹最相似的,当属广东和福建。广东和福建在唐以前都是著名的“蛮荒之地”,经济落后,但到了唐末五代,广东和福建都有一次建国的经历。而且广东和福建的实际开创者,广东有刘隐和刘岩,福建则有王潮和王审知。
                    王审知是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人,生于唐懿宗李漼咸通三年(公元862年),虽然祖上有人曾经做过一任固始县令,但到王审知这辈,已经成了地道的农民。中国的开国帝王就出身来说一般有三大块:大小贵族(包括少数民族政权和累世军阀)、农民、小市民阶层,其中以农民和小市民出身的最多。
     五代十国时期的开国帝王中,除了李存勖算是个贵族出身,其他的全是农民或小市民阶层。乱世出英雄,贫践也出英雄,当然不是说出身贵族就干不成大事,唐太宗李世民家世显贵三百年,照样能开创划时代的大唐帝国。穷人不要哀叹自己的出身,英雄不问出处,穷不可怕,怕的是没志气,人穷绝不能志短。
                    王审知长大以后,也没找到好的出路,只能在地里刨食吃。王审知的大哥王潮倒是有点出息,在固始县衙当差,勉强能混个温饱。不过王潮和他两个兄弟王审邽、王审知性情豪爽,常坐论天下事,乡里知名。这时唐朝统治腐朽黑暗,山东一带爆发了大规模的以王仙芝、黄巢为首的农民起义,各地豪杰风起云涌,纷纷起事。
     唐僖宗中和元年(公元881年)八月,寿州(今安徽寿县)的杀猪贩子王绪也想做番大事,举起杀猪刀仰天大呼:“杀猪仆才,宁有种乎!”和妹夫刘行全召集乡里壮汉五百多人,攻入寿州,拥兵万人,不久又攻下了固始。
     王绪听说固始有王氏三兄弟有本事,便把王潮兄弟给招了来,“与说大悦”,让王潮做了粮草官,两个弟弟跟着哥哥吃肉。王潮兄弟善待手下,得到大家的信任,军中唤他们为“王氏三龙”。
     王绪虽然得了光州,但实力远不如隔壁的蔡州刺史秦宗权,王绪便投在了秦宗权的门下。秦宗权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十国中有三个开国帝王出自他的门下(王建、马殷和挂名的王审知)。秦宗权这几年靠着乱世打劫发家致了富,是河南的头号财主,王绪对这位秦爷又恨又怕。秦宗权也把王绪当成家奴一般使唤。
     光启元年(公元885年)春,秦宗权因为和宣武军节度使朱温干上了,军中缺粮,便派人到光州让王绪送钱粮过来。王绪就那点家当,还要留着自己吃喝,给了秦宗权自己怎么办?赖着不给。不过王绪知道秦宗权的脾气,怕秦宗权拿自己当猪宰了,带着愿意跟自己的五千多弟兄押着光州百姓南逃,王潮兄弟也带着老母亲董氏随军南下。家乡不是他们的安居乐土,还是外边的世界好,即使永远不再回来。
               王绪让妹夫刘行全打前路,这支流亡部队渡过长江,在江西腹地抢东西吃,但没有留在江西,而是过洪州(今江西南昌)、虔州(今江西赣州),越过武夷山进入福建境内。再过汀州(今福建长汀)、漳州(今福建漳浦),闯到了大海边(对岸有座大岛!)。从离开光州算起,他们到达千里之外的漳州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行军速度太让人震惊了。
     海边呆不下去,折头北上,但福建沿海山路难走,加上粮食不够吃的,王绪下令将老弱病残一律抛弃,自生自灭。王潮兄弟事母至孝,哪里舍得丢下老娘,扶着老母亲沿山路行进。王绪看见了,大骂王潮:“军法无情,你们犯我军法,是目中无法!”王潮三兄弟不服:“天下人谁没有母亲?将军是干大事的,当以孝感人,怎么能让儿子抛弃母亲?”
     王绪见他们顶嘴,气的拔剑要杀董氏,王潮三兄弟忙护住老母亲:“老母生我,将军用我,皆是大恩情重。今天将军要杀老母,请先斩我兄弟三人!”军中将士和王潮兄弟交情甚厚,也来求情,王绪这才作罢。
     董氏经不起来回折腾,没多久就病死了,王潮兄弟害怕王绪生气,连哭都不敢,趁着黑夜把老娘埋在路边,做个记号。王绪终究只是个乱世草头王,心狠胸窄,听会相术的说“军中有王者气”,劝王绪绝除后患。但王绪不知道到底是谁应了“天命”,干脆把麻利能干和身材魁梧的将士都给杀了。
     将士们看到王绪如此荒唐残忍,气愤不过,王潮暗中吓唬刘行全:“刘将军长相奇异,有天人之资,肯定活不了!”刘行全还没活够,不想死,在南安(今福建南安东)强突帐中,拿下王绪,三军大呼万岁。
    王潮要推立刘行全为帅,刘行全胸怀倒很宽:“我不行,王将军神武明智,当为三军主!”王潮假意不从,众人让来让去,让到了王审知。王审知更不能要,即使有心,现在也不是时候。最后还是王潮当上了主帅,王审知做副帅,刘行全做先锋。
    现在王潮最需要做的就是要建立一块自己的战略根据地,绝不能实行流寇主义,王潮本想回到光州,在中原干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但当这支流亡军队行进至泉州时,听说泉州刺史廖彦若贪鄙无能,改变北上路线,开始围攻泉州。泉州在当时的福建仅次于首镇福州,在泉州立足也不错。但这场攻坚战非常困难,王潮军打了足足一年,才在光启二年(公元886年)的八月攻下泉州,杀掉廖彦若。
     总算有了块落脚地,但王潮占据泉州名不正言不顺,总脱不掉个“贼”名。王潮求福建观察使陈岩帮忙给捞个名份,陈岩没理由得罪王潮,上书请任王潮为泉州刺史。这时王潮才成了正果。王潮到底是个干大事的人,主挂泉州军政以来,安抚流散百姓,各居旧业,待将士如兄弟,军民由是信服。原来的带头大哥王绪看到王潮兄弟得势,羞愧难当,引剑自杀。
     后来王审知在福建称王,无论如何都要感谢大哥王潮的,不能学孙权,明明是孙策开拓江东三世大业,孙权却薄待兄长,只封了个长沙王,太不讲兄弟情份了。王潮在泉州总感觉地盘小了点,但福州的陈岩不好对付,只能虚与委蛇,打发过去。
     陈岩对王潮的印象倒是不坏,虽然这几年井水不犯河水,相处的也还可以。唐大顺二年(公元891年)底,陈岩得病将死,派人去泉州速召王潮来接替自己打理福州。
     可还没等王潮高兴劲过去,陈岩的女婿范晖在陈岩死后就把住福州自称留后。范晖对岳父非常不满:“肥水不流外人田,老东西怎么倒想把福州送人?”得志之后,范晖以为天下太平,纵情声色,弟兄们大为不满,多数逃向泉州。
     煮熟的鸭子倒让范晖给吃了,王潮岂能善罢干休!别说陈岩打算给我,就是不给我,福州早晚也要拿下。唐景福元年(公元892年)二月,王潮派堂弟王彦复和二弟王审知出兵取福州。王审知骑着白马前行,风流潇洒,三军深为折服,齐呼“白马将军”。福州不是等闲郡县,城高粮多,王审知一时没攻下来,死伤较多。
     范晖急派人去越州(今浙江宁波)找亲戚董昌求救,董昌发浙东兵五千前来解围。王审知心里着急,想请大哥前来助威,王潮不来,派人告诉兄弟:“缺兵我发兵,缺将我增将,如果三军尽死,我必然来为你们报仇!”王审知知道哥哥的脾气,豪气一上来,督军再攻。
     城上箭飞如雨,王审知不管不顾,冒死攻城,泉州军几阵狂攻,杀进福州。范晖吓的开城狂逃至海边,被泉州军追上了断,浮尸海上。越州军看到来晚一步,没必要和王审知翻脸,就回去了。
     福州拿下,王潮声威大振,周边的建州(今福建建瓯)、汀州(今福建长汀)纷纷款降,唐景福二年(公元893年)六月,王潮入主福州,福建五州尽数为王潮所有,不久王潮就被唐昭宗任命为福建观察使。王审知为副使。
      福建虽然偏远,但总算是自家地盘,固始县中虽然有自己童年的记忆,但人是不能靠着记忆而活,人要为未来而活。何况老娘就死在福建,兄弟都在身边,福建就是自己的家。
      王潮的两个弟弟王审邽和王审知都有能力,但王潮更偏爱三弟,而且王审知的军事能力更强一些,在这个靠军事吃饭的时代,军事就是一切。王潮平时对王审知极为严厉,王审知犯有小过,王潮都要大棍子伺候。
      当然王审知也知道哥哥这是对他好。王潮重病不起,虽然自己有四个儿子,但他们都不是乱世中干大事的料,让他们当,不几年就会被人吃掉,也只能传给兄弟王审知。唐乾宁四年(公元897年)十二月,王潮死,王审知继任福建的总瓢把子,让二哥王审邽守泉州。“皮包公司总经理”李晔的橡皮图章一落,王审知成了刚成立的威武军留后,直到光化元年(公元898年)的十月,节度使的任命诏书才下来。
      名份这东西,你在乎它,它就重要,否则一文不值。当然表面上有名份更有利于谋取更大的利益,王审知此时已经是福建的实际统治者,全闽一境,唯王审知命是从,这就足够了。
       王审知和李晔不过是个签名的,真正主事的是朱温。杨行密、李克用这几位和朱温有仇,王审知和朱温素无恩怨,没来由得罪朱温。王审知的敌人不是朱温,而是杨行密和钱鏐,有了朱温做靠山,王审知可以有较大的战略回旋余地,犯不着图虚名而受实祸。
      不过有一点麻烦的是,王审知与朱温之间横着一个杨行密,杨行密不喜欢别人巴结朱温,王审知只能走海路,从福州行至山东半岛,然后陆路进汴梁。不过海路风险太大,经常翻船,不少使者葬身海中。不过还算能和朱温保持联系,王审知也能及时的根据中原变化而制定相关战略。
      唐天祐四年(公元907年)四月,朱温废唐自立,王审知得到消息后,立刻遣使去汴梁拜贺。朱温与王审知都是诚实守信的生意人,在商场上混,就要讲一个信字。王审知给他朱温多少,朱温就得还给王审知多少。梁开平三年(公元909年)四月,朱温下诏,正式封王审知为闽王。王审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做了大王。
     相对于杨行密百战取淮南,王审知取得福建的统治权略容易一些,但这并不能说明王审知能力差,毕竟福建较为僻远,不似淮南事关南北要害,牛人太多,仅孙儒就差点噎死杨行密。福建虽然也受到唐末战乱的波及,但受波及程度不大,王审知利用相对平静的外部环境,开始着重内政建设,发展经济,招揽人才。
      王审知知道江山来的不易,不敢放松懈怠,王审知在生活上没什么过高的要求,只是够家人吃喝就可以了,纵欲声色不是王审知该做的事情。王审知是福建出了名的“铁公鸡”,别说其他人想从他身上拔毛难于上青天,就是别人劝王审知给自己提高点待遇都很难做到。
      王审知穿衣服知道爱惜,有次裤子破了个大洞,换成中户人家也会想到再做条新的。王审知却毫无惭色的用酒库麻布撕下一块补上,别人觉得太寒碜,堂堂闽王岂能穿不起新裤子?王审知却自以为乐。有人送给王审知一个玻璃瓶子,在唐宋时玻璃是绝对的稀罕物,价值不菲。王审知当场就把瓶子摔到地上:“治国安民,用此物何用?只能败坏勤俭之风。”
     我们不能说王审知故做清廉,多做两条好裤子,玩玩玻璃瓶子,只要百姓能吃上饭,也不会骂他。王审知这么做主要是想给下属做一个勤俭的榜样,“上行于奢,下必从之”的道理王审知是知道的,如果身边人都讲奢侈,那么这些人只会把手伸向老百姓。好处他们捞着,骂名却让王审知背着,这样的买卖聪明人不会做。
      在梁贞明二年(公元916年)底,王审知又下令造铁钱和铅钱,和铜钱并行境内。王审知造铅铁钱的动机和湖南的马殷差不多,都是为了保护境内的经济发展,减少铜钱外流,同时也能带动福建经济的发展。福建和吴越岭南一样,都不遗余力的发展海外贸易,“洋人”的钱不赚白不赚,阿拉伯以及波斯的商船穿梭于福建沿海。
      福建最重要的对外通商口岸是泉州,现在对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广州还是泉州有争议,但泉州的海外贸易在五代十国时期已经非常发达,是和广州齐名的南国两大贸易口岸。王审知看到大把的钱落入自己的口袋,当然非常高兴。人富裕了,就要学点文化,暴发户心态不足取。
      历代成大事的人,身边没有几个智囊是绝对不行的,不能学项羽,放着范增、陈平而不用,最终惨死亡国。王审知周边几个邻居都有一个强大的智力集团,给统治者提供决策服务。王审知也不能落后,中原崩乱,那些世家子弟纷纷南逃,几个南方政权都收留不少这样的人才,甚至江陵的高季昌还得到一个进士梁震。
     王审知收留的大牌也不少,唐昭宗时宰相王溥的儿子王惔、杨沂、徐寅、韩偓、归传懿、杨赞图、郑戬等人。其中以韩偓名头最响,韩偓是晚唐至五代著名的诗人,“谋身拙为安蛇足,报国危曾捋虎须。”就是韩偓的名句。这些人都是饱学之士,王审知用之不疑。人才的浪费是世界上最大的浪费,治政治军治天下,说白了就是一个治人,会用人者得天下。
      刘岩刚从马殷那弄到了个老婆,这下王审知又要弄走他一个女儿(非马氏生),刘岩在想:“这老王,算盘打的挺精明,嘿嘿。”不过闽汉盟亲,大家各得其利。便在梁贞明三年(公元917年)底,把女儿嫁到福州。王审知和刘岩成了亲家翁,但王审知的年龄却足足大了刘岩二十六岁。
      在福建的三个邻居中,要数吴国实力最强,对东边的吴越和福建虎视眈眈。梁贞明四年(公元918年)七月,吴国大举发兵,消灭盘踞在虔州(今江西赣州)的谭全播,企图霸占整个江西。谭全播知道善者不来,连向吴越钱鏐、湖南马殷、岭南刘岩和王审知求救,这四家都知道吴国强大就是他们的灾难,都出兵来救谭全播。
      王审知也派兵至雩都(今江西于都),准备俟机救虔州。但此时吴军实力强劲,在古亭(今江西崇义境内)大败楚军张可求部,借着大胜,吴军再来攻吴越军与闽军。王审知看形势知道谭全播是守不住了,觉得福建实力尚不足和吴国决战,不如退兵自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审知下令撤军。
     不久,吴军攻下虔州,谭全播想逃奔王审知,半路被吴军请到扬州做客去了,江西南部尽入吴国。王审知受威胁最大,下令严防死守。好在福建和吴国的边境横着一条险峻的武夷山脉,徐温拿下虔州也需要一个消化的时间,也不方便对南方诸国动手,所以南方形势还算平静。
      外头的事弄完了,王审知开始处理家事,王审知的嫡长子是王延翰,自然成了理所当然的继承人,但王审知的侄子(王审邽子)、泉州刺史王延彬对此不能不有点想法。王延彬有本事不假,坐镇泉州十七年,把泉州治理的不错。
      但王延彬总觉得自己名头不响,想弄个节度使当当,加上“神僧”浩源说什么泉州有王气,王延彬更加自负,派人走海路去汴梁,求封为泉州节度使。但王审知耳朵长,消息走漏,王审知极不高兴:“泉州是福建重镇,刺史就是节度使,还走海路?不怕掉到海里喂鱼?”下令杀掉浩源,罢免王延彬,踢到府里软禁起来。
     梁龙德三年(公元923年)十月,后唐军攻下汴梁,朱友贞身死殉国。王审知和马殷、钱鏐这帮老油条立刻转向李存勖称臣,他们也知道自己和后唐不搭界,弄个国王当当就行,反正李存勖一时半会也打不过来。李存勖照朱梁的规矩,统统封王,该干嘛干嘛去。
      王审知老老实实的做闽王,任他中原地覆天翻,谁当中原皇帝就给谁磕头。侍臣不解,问王审知:“福建距中原山海之远,即使大王做皇帝,有谁又能把大王怎么着?”王审知大笑:“刘岩据弹丸之地都可以当皇帝,我为什么不能?只是当这样的皇帝没有什么意思,我宁当大国节度使,也不想当小国天子。反正福建已尽入吾毂中。”
      和亲家王审知比起来,刘岩的度量就差多了,皇帝也分三六九等,天朝皇帝当起来才过瘾,弄个一亩三分地当皇帝,也就是过过瘾罢了,没什么实际意义。名份永远是给别人看的。
      而且王审知此时也六十多岁的人了,时日不多,何苦为了虚假的名份再惹出事来?至于儿孙辈如何,王审知是管不到了。后唐同光三年(公元924年)十二月,割据福建近三十年的闽王王审知病死于福州,年六十四岁。
      王审知做为福建历史上第一位闽王,对福建的影响极为深远,在割据福建三十年间,发展经济、勤俭节约,在王审知主政期间,福建基本上没有发生重大战事,和钱鏐的吴越一样,是五代十国时难得的“世外桃源”,史称“轻徭薄敛,与民休戚。三十年间,一境晏然。”。
     五代十国时期真是一个让人心动的时代,十国对历史的贡献犹为特殊,现在南方几个发达省份都在十国时建立了自己的独立政权,对中国南方地区经济发展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可说功不可没,马殷开发了湖南,钱鏐开发了浙江,刘岩开发了广东,王审知开发了福建。现在这些地区的人们,也没有忘记他们,王审知虽然不是福建人,但福建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王审知的,人是世界上最有感情的动物,谁对他们好,会刻骨铭心记上几辈子的。
      王审知死后,长子王延翰袭位,王延翰先称威武军留后,然后遣使经海路北上中原乞求任命。同光四年(公元925年)三月,李存勖的任命诏书下来,王延翰高高兴兴的做起了威武军节度使。不久,唐庄宗李存勖在洛阳兵变中被杀,李嗣源称帝。消息传到福州,王延翰低头想了想:“我是堂堂闽王,做个节度使岂不是太掉价了?周边那帮糟老头子都当上了国王,刘岩这狗才还做了皇帝,我嘛,也弄个王当当。”
      王延翰拿出《史记.闽越王无诸传》,摇头晃脑读了几句:“闽越王无诸者,其先越王句践之后也。”然后把书丢到案上,对文武百官说道:“无诸在勾践之后,犹能称王,我是先大王之后,为什么不可以?你们说,可不可以?”众人点头哈腰:“可以,可以。”
     后唐天成元年(公元926年)十月,王延翰在福建自称大闽国国王,“立宫殿,置百官,威仪文物皆仿天子之制。”虽然还奉后唐正朔,反正李嗣源也拿他没办法,用你的年号已经满给你面子了。
      田舍翁多收十斛麦,尚且欲易其妇,何况王延翰这个大闽国王,王延翰又是福建著名的美男子,“美晳如玉”,自然不肯装纯洁,便弄来几个美女尝尝鲜。可惜老婆崔氏是个大醋狮,崔氏出身显贵,博陵崔氏是唐朝著名的望族。
     这位崔夫人貌丑心狠,甚至福州市面上传言老王爷王审知就是她下毒害死的,王延翰一见到这个婆娘就打怵。崔氏痛恨丈夫花心,经常用铁鞭子木爪子残害那些无辜的美女,死在崔氏手下的女人不下八十个。
      也许是遭了天忌,崔氏有次正在院中打人,突然晴空万里之中杀出一道闪电,当场劈死崔氏。王延翰大喜:“该死久矣!”疯狂玩乐起来。二弟泉州刺史王延钧见大哥荒淫无度,写信劝大哥注意点形象,好歹是一国主子。王延翰大怒,回骂王延钧,王延钧恨透了王延翰。
     王延翰吃着碗里瞅着锅里,又让建州刺史王延禀(王审知的养子):“去,给我多弄些美女过来。”王延禀不吃他这一套,回信把王延翰骂了个狗血淋头。王延翰见两个弟弟如此不听话,起了杀心。哪知道王延钧和王延禀早就勾搭成奸了,抢先下手。后唐天成元年(公元926年)十二月,王延钧出兵泉州,王延禀出兵建州,直攻福州。
     王延禀乘大舰走建阳溪(今闽江)先到福州,在城下杀败了福州指挥使陈陶,强攻入城,将惊吓过度的王延翰从床下掏了出来。王延禀大骂:“弑父逆贼,崔氏早死不见杀,今天我要为先王讨个公道!”下令斩王延翰于紫宸门。
      不久,王延钧也到了,这时王延禀说自己是先王养子的身份,不便出头,奉王延钧为威武军节度留后。王延禀回建州前,王延钧在城外大摆宴席送客。王延禀喝上头了,拍着王延钧的肩头说:“兄弟千万不要学王延翰,不然兄弟我还要再来福州的。”言下之意,王延钧当然知道,暗中记下了王延禀的仇。
      王延禀说话不讲场合,这样的话换成谁都会遭疑忌的,王延钧在王延禀回去之后,越想越不痛快:“今日王延禀能杀王延翰,明天保不齐就要杀我。”天成三年(公元928年)的七月,唐明宗李嗣源封王延钧为闽王,王延钧现在需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暂时不便对王延禀下手。
     王延禀回到建州后,越想越后悔:“明明是我先拿下的福州,却让给了王延钧,傻不傻?养子又如何?李嗣源是李克用的养子,他当皇帝也没见天下人反他。”下定决心,后唐长兴二年(公元931年)四月,王延禀留次子王继升守建州,自己和长子建州刺史王继雄率建州水军顺建阳溪东下福州。随后王延禀攻西门,让王继雄攻东门。
      王延钧气的鼻子都歪了,半天没扶正:“笑话,我还没动手,他倒先来了!”王延钧让侄子王仁达率水军出战王继雄。王仁达有点鬼主意,诈降王继雄。王继雄也不动动脑子想想真假,便独自上了王仁达的船上,要找兄弟喝小酒。王仁达大喜,立斩王继雄,然后来到西门外,把王继雄的人头扔到王延禀脚前。
     王延禀正准备放火烧城,看到大儿子的人头,惊哭不已。福州军趁乱出城攻击,大败建州军,王延禀边哭边逃,但没跑多远就被追兵给拿了,送给王延钧。
      王延钧笑言:“真没想到啊,独眼哥哥真的再来福州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王延禀羞愧难当。建州的王继升听说老爹给拿下了,跑到杭州避难去了。一个月后,王鏻(王延钧后改名王鏻)下令杀掉王延禀,取消他的王氏宗籍,复名周彦琛。改由亲兄弟王延政主政建州。
      翻开整部中国史,我们会发现,越是乱世,狂人就越多。这些人不是纯粹意义的精神病患者,他们都有治国治人之才,但为人凶残狂暴,比如魏晋的司马昭,再比如南北朝的高洋。五代十国这样的人也非常多,尤其是十国,南汉的刘岩,刘晟父子,湖南的马希范,再加上这位闽王王延钧。乱世社会动荡,生命的价值被抹杀,也必然会造成某些人人格上的扭曲,甚至变态。
      王延钧在这点上象极了他的岳父南汉皇帝刘岩,刘岩是个标准的自大狂,荒唐事做了不少。王延钧的“英雄事迹”比起老岳父来,更加荒谬可笑。长兴三年(公元932年)三月,吴越王钱鏐病逝,七月楚王马殷病逝,因为钱鏐和马殷都有个尚书令的头衔,王延钧也想要,上书李嗣源:“马殷和钱鏐都是尚书令,但他们现在见阎王去了。请陛下赏我一个玩玩吧。”自从唐太宗李世民做过尚书令之后,有唐一代,便没有尚书令的专职,到了五代,也只是给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军阀戴戴,王延钧半大的孩子,要什么尚书令?被李嗣源给拒绝了。
     王延钧大怒,下令停止对后唐的进贡,学习老岳父刘岩,把宝贝留下来自个玩。王延钧还是个虔诚的“道教徒”,听说王鏻“信奉”道教,一帮专靠旁门左道糊弄人的道士巫婆神汉纷纷跳了出来。王延钧大喜,让道士陈守元、神汉徐彦等人建造一座富丽堂皇的宝皇宫,然后窜到宫里练丹。
      陈守元见王延钧好骗,便说:“宝皇有旨,命大王暂时让位,安心修道,可以做六十年太平天子。”王延钧已经走火入魔,对陈守元言听计从,让长子王继鹏暂时打理福建军政,王延钧做了道士,道名玄锡。
      没过几天,“玄锡道长”就把儿子踢到一边,仍做大闽王。王延钧问陈守元:“你说我能做六十年太平天子,六十年后怎么着?”陈守元拿王延钧当傻子耍:“宝皇再有旨,说大王六十年后可得道成仙,为大罗仙人。”王延钧大喜:“当什么狗屁闽王,我要做大闽皇帝!”
      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正月,王延钧在宝皇宫自称大闽皇帝,改元龙启,更名王鏻,同时还将福州改称为长乐府。尊父王审知为太祖皇帝,封长子王继鹏为福王兼宝皇宫使。哪知道王鏻屁股还没在宝座上捂热,就突然发了病,昏倒在地,半天才醒过来(估计可能是王鏻激动过度)。
     五代十国的开国帝王多喜欢改名,写起来非常麻烦,唐宋时皇帝改名风最盛,比如唐肃宗李亨,曾用过嗣升、浚、玙、绍四个名字。当然在现代人看来,名字只是个符号,但古人却认为名字有关运道,起个好名字图个吉利。
      王鏻胡闹到二月,福建发生强烈地震,王鏻以为宝皇生了气,吓的又跑到宝皇宫中做起了“玄锡道长”,让王继鹏监国,自已乐个清闲。当然王鏻避位不是为了修道,而是为了享福,以前闽太祖王审知为了节约,宫府比较简陋。王鏻觉得老头子太不会过日子了,放着大把的钱不用,长霉了算谁的责任?
     挥霍了一段时间,王鏻手头的钱不多了,得想想办法。王鏻想到了“生性巧佞”却很有经济头脑的中军使薛文杰,便让薛文杰做了国计使,专门给他刮地皮。
     薛文杰也确实没有辜负“玄锡道长”的厚托,新官上任之后开始放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福建富户身上。薛文杰派人打听谁家最有钱,然后给富户罗织个罪名,家财没收充“私”,有不愿意合作的,火刑伺候。
      百姓赚点钱都不容易,薛文杰阴毒狠辣,王鏻贪得无厌,福建人无不咒骂,民怨沸腾。民心对有些权贵来说可有可无,他们需要的是人世间最顶级的奢侈享受,而不是在他们看来一文不值的狗屁民意。
      薛文杰的狗眼又盯上了建州土霸吴光,想趁着吴光来福州朝觐的机会,送给吴光一顶“谋反”的大帽子,捞一把肥油。吴光岂是好惹的人,带着手下弟兄逃到吴国,俟机报复。
      王鏻不管这些闲事,天天坐在钱堆中数钱,人是金钱的奴隶,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王鏻抢来的是金钱,丢掉的却是民心。虽然他没感觉到什么,但当人民对统治者失望时,就象火山一样在积蓄力量,终有彻底爆发的那一天。
      薛文杰对王鏻做出了“杰出贡献”,王鏻也对他宠信异常。薛文杰得势之后,开始大肆报复和自己有过节的仇家。内枢密使吴英正在家养病,薛文杰装好人,对吴英说:“主上要罢免吴公。”吴英不知薛文杰的坏肠子,问他如何应付。薛文杰笑道:“你就说头疼小病,过几天就好。”吴英是个傻冒,居然相信薛文杰的鬼话。
     薛文杰买通一个巫师,这个鸟人便在王鏻面前栽脏:“先王尝在北庙中击吴英的头,疼痛万状。”王鏻派人去问,吴英果然正患头疼病。王鏻大怒,立捕吴英下狱,让薛文杰审讯。那还有好?夹棍鞭子,吴英吃打不过,只好认罪,王鏻下令处死吴英。闽军多是吴英带出来的,吴英一死,闽军大怒,扬言要杀掉薛文杰报仇。
      闽龙启元年(公元933年)十二月,数月前逃到吴国避难的建州土霸吴光唆动吴国信州(今江西上饶)刺史蒋延徽出兵攻建州,王鏻派骠骑大将军王延宗去救建州,同时向吴越求援。
      国难当头之时,王鏻居然还有闲心“处理家事”,杀掉了对王鏻立下大功的禁军都指挥使王仁达。王仁达自持有杀王延禀之功,在王鏻面前没大没小,说话不讲分寸。王鏻连没罪的吴英都敢杀,何况你这个找屎的粪耙子?王鏻收拾王仁达一族,扣上谋反罪名,族诛市中。
      而王延宗带着大军没走多远,军中就出现哗动,吴光带出来的将士聚众大呼:“薛文杰不死,我等死不前进一步!”王延宗没敢惹这帮已经愤怒的军爷,急使告变王鏻。王鏻哪里舍得这个财神爷?王继鹏可不管什么薛文杰,把军队惹毛了,以后他别想安生继位。劝王鏻:“薛文杰和江山孰轻重?父亲自思之。不然前线倒戈,麻烦就大了。福建这么大,还愁没第二个薛文杰?”
      王鏻想想也对:“薛文杰不过是我的一条狗罢了。”让王继鹏捕拿了薛文杰,押上囚车送到前线。还没出福州城,得到消息的老百姓纷纷在路边用瓦片砸薛文杰。送到军中后,将士们大喜,碎剐了薛文杰。然后闽军出发,去救建州。
     而已经攻至建州城下的蒋延徽眼见得就要破城时,却被吴国实际统治者徐知诰强行调了回来。因为蒋延徽是杨行密的女婿,徐知诰担心蒋延徽得到建州后,会反过来找自己的麻烦。
      蒋延徽实在不想放弃这块肥肉,但此时王延宗的救兵和吴越国的援兵都赶到了建州,无奈之下只好收手。王延宗非常的好客,送了蒋延徽一程,吴军死伤惨重。徐知诰正准备篡位,现在还没功夫搭理王鏻,遣使通聘福州。王鏻知道徐知诰的厉害,他能来求和自然是巴不得的好事,王鏻精力有限,他还要寻欢做乐,周边无事最好。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