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五代十国历史故事--闽国王审知之子王鏻(二)  

2017-02-01 14:24:36|  分类: 闽王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代十国历史故事--闽国王审知之子王鏻(二)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外患内忧解除后,王鏻开始纵淫。王鏻的正妻金氏不比王延翰家的那头醋狮,为人贤惠,但却极不合王鏻的口味。王鏻需要的是浪荡女人,金氏虽好,终不能让王鏻神魂颠倒。
       王鏻东瞅瞅西看看,发现父亲王审知的侍女陈金凤极合自己的口味,便跟饿狼一样,扑倒了陈金凤。陈金凤也不是个贤德女子,跟着王鏻就能享尽荣华富贵,何乐不为?不要指望世上所有的女子都贤惠,就如同不要指望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正直一样。两人天天鬼混在一起,不久就封为皇后。
      由于王鏻没有控制好“工作”的节奏,时间一长,王鏻累倒了,只能暂停“工作”。因见王鏻无用,水性杨花的陈金凤移情别恋,泡上了王鏻的娈童归守明。归守明也常抱怨王鏻不能再“用”他了,既然陈金凤送上门来,自然愿意苟合。
      归守明很够哥们义气,他居然把朋友百工院使李可殷介绍给了陈金凤,李可殷长的帅气,陈金凤大为可口。三人在宫中上演一出蹩脚的三角恋爱剧,福州城中都传遍了,王鏻对宫闱丑闻并不太知情。
      太子王继鹏见老爸废了,便开始打起了王鏻侍女李春燕的主意,王继鹏想:反正你现在是半个残废,留着也用不着,不如我替你效劳吧。买通陈金凤,请她做了回撮合山。看样子王鏻撑不了多久了,自己的下半生富贵还要指望着王继鹏呢,陈金凤当然愿意说从。王鏻本不想给:“我的女人凭什么给你这个畜牲?”但架不住陈金凤的苦劝,只好忍痛割爱。
      王鏻次子王继韬早就看上了李春燕,结果却让哥哥占了先,醋意大发,准备做掉王继鹏。当然王继韬要杀王继鹏绝不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是让人眼热的大闽国皇帝位子。
       陈金凤做为皇后,等闲人都要看她的脸色,陈金凤的姘头李可殷和亲戚陈匡胜狗仗人势,经常对王继鹏和福州皇城使李倣鸡蛋里挑骨头。王继鹏实在无法忍受低人一等的日子,决定联合李倣,先干掉李可殷,再做一票大买卖。
       闽永和元年(公元935年)十月,江湖上几个强人窜到李可殷家中,当场击杀李可殷,福州城为之哗然。陈金凤见情人死了,跑到王鏻那哭诉,王鏻虽然重病在身,但还算清醒,大怒,立刻叫来李倣:“李可殷是怎么死的?”李倣无言以对,被王鏻骂了出来。李倣按事前计划,带着一票强卒杀回宫来,要取王鏻的狗头。
      王鏻见来了叛军,吓的狂叫奔逃至寝宫九龙帐下。乱兵冲进来,乱刀朝榻下狂刺,然后一哄而散。王鏻身中数刀却还没有断气,躺在地上哀号。方才躲避乱兵的宫女看他可怜,上前将王鏻勒死,福建历史上第一位皇帝王鏻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而陈金凤、归守明、陈匡胜以及王继韬等人一个都没漏网,全都做了刀下之鬼。王继鹏继位,改元通文,尊王鏻为太宗惠皇帝,改名王昶。王继鹏弑父夺位在五代并非特例,二十多年前,朱友珪也干掉老爹朱温,再往前推进五百年,南朝宋太子刘劭也手刃生父宋文帝刘义隆。不过刘劭和朱友珪命不好,只当了几天皇帝就被兄弟干掉了,成了“元凶”。相比之下,王继鹏好歹还做了几年福建王,虽然最后依然不免被杀。
      王继鹏和李倣合谋杀了他老爸,但终归是临时搭档,貌合神离。王继鹏虽然任李倣判六军诸卫,总领禁军,但心中总不太放心,李倣能杀王鏻,难说不敢杀他。虽然李倣对他有“恩”,但权力场上讲什么情份?父子兄弟都可以骨肉相残,谁还在乎你这个外人?李倣也甚不自律,得志后飞扬跋扈,招纳亡命,阴怀不测。这也由不得他多留一手,万一王昶翻了脸,拿王鏻之死说事,李倣满门就得族灭。
       不过李倣还是比王昶慢了半拍,通文元年(公元935年)十一月,李倣如平常时入朝议事,刚上得殿,便被埋伏在禁中的宸卫都(王昶亲军)指挥使林延皓率军活捉,立斩当庭,悬其头于朝门外。李倣党羽闻变攻城,被禁军打退,狗腿子带着夺下来的李倣人头远走吴越国。
      王昶本就不是个好孩子,即位之后,丝毫不落的学起老爹来。王鏻做“玄锡道长”时的“国师”陈守元继续跟着王昶吃肉喝汤,甚至军国大事也无不先咨询陈守元。
       陈守元祖上积德,做了“宰相”,自然要利用机会发家致富了。发财的办法非常简单:收受贿赂,闽人知道陈守元的面子价值连城,纷纷找他办事,陈守元因此发了大财。
       王昶没看上老爹建造的宝皇宫,下令建造紫微宫,用水晶做装饰,极尽奢侈豪华,同时又在螺峰修建了一座白龙寺。官库的钱都是有数的,王昶自然越花越少,等到勒紧裤腰带的时候,王昶才有些着急。
      王昶问吏部侍郎蔡守蒙:“听说朝中有些官员收受贿赂,有没有这事?”蔡守蒙为人尚算正直,回道:“有自有,无自无,陛下不要轻信传言。”王昶把蔡守蒙叫到跟前小声说道:“别跟朕打马虎眼,天下哪有不吃腥的猫?这样吧,朕授权给你,专门查官员受贿一事,发现一个抓一个,家产充公。”蔡守蒙不愿做这得罪人的事,王昶怒起,蔡守蒙害怕了,只好照办。王昶果然又发了一笔横财。
       得陇复望蜀,人之常态,人的贪欲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王昶嫌不过瘾,下诏加重赋税,甚至老百姓养的鸡鸭,种的果疏,都要课以重税,百姓叫苦不迭。怎么王家父子都这个德性?这样下去,谁能受得了?
      王昶管你百姓死活?照旧花天酒地,不过福建地皮刮的差不多了,王昶贼眼盯上了石敬瑭。闽通文三年(公元937年)十月,王昶上表石敬瑭,请求皇帝册封,算是拜在了石大爷门下。石大爷见有人这么哈他,自然高兴,夸奖王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石敬瑭遣散骑常侍卢损赴闽册封王昶为闽国王。王昶一听就不高兴:“这里只有大闽皇帝,没有闽国王!”王昶声称有病不见,卢损只好回去。
       随后王昶又作书晋朝执政,要求晋朝和闽朝互以国礼相待。别看石敬瑭不敢在比他小十一岁的干爹耶律德光面前耍横,但在王昶这个“夷貊之君”面前还是有很强的优越感,毕竟他是中原大国皇帝。石敬瑭气的下诏将王昶的丑事公昭天下,把闽使带来的贡品全都扔出去。
      王昶继续在福建耍宝,闹了一段时间后,突然雄心大起,想平定江南。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王昶在殿中设立一个超大号的箭靶子,自己站在箭靶子不远的地方,举弓对群臣说:“如果此箭能中靶,就说明朕当平定江南,活捉徐知诰。”王昶果然厉害,一箭中的。(闭眼也能射中。)王昶仰天狂笑,手下那帮马屁精假装陶醉状:“皇帝一箭定天下!”
       王昶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发兵北上至边境,扬言要灭唐。李昪多大年纪?吃的盐比王昶吃的米都多,谁怕你?江南文武希望出兵教训这个浑小子,李昪大笑:“没想到王继鹏居然还有这样大的雄心壮志。”闽兵在边境上转了几圈就回去了。江南军的战斗力冠绝南方诸国,江南没发兵攻福建就算王昶大幸了。
      其实王昶也知道李昪的实力,自己才几州几县?拿什么跟人家比?王昶也只是玩玩罢了。王昶一时手痒,想杀人,他的几个叔父成了倒霉鬼,闽通文五年(公元939年)四月,王昶让神汉林兴出面做伪证,说户部尚书王延望、前建州刺史王延武有反状,捕杀二人。
       王昶经常向人哭穷,但实际上王昶有钱,只不过王昶觉得穷而已。王昶让陈守元在宫中造三清殿,花钱亿万,仅造三清像就用了好几千斤黄金。王昶天天蹲在宫中烧炉练丹,弄得宫里一片乌烟瘴气。
       没多久,王昶练丹就练傻了,成天疑神疑鬼,又盯上了二十八叔王延羲。王延羲生性硬挺,屡为王昶所忌,宰相王倓也经常当场斥责王延羲,王延羲无权无势,只得忍气吞声做牛马。新罗国送给王昶一把宝剑,王昶横剑问王倓:“剑是用来做什么的?”王倓扫了一眼王延羲:“专斩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王延羲知道王倓话中有话,吓的脸色惨白。
      不过王延羲手中无兵,倒不是王昶最担心的。以前太宗王鏻即位时,曾经成立过两支贴身禁军,一支拱宸都,一支控鹤都,待遇极高。王昶嗣立后,觉得二都不好控制,便成立了一支两千多人的宸卫都,做自己的亲身侍卫。待遇要高于拱宸、控鹤二都,二都官兵大为不满:“宸卫都哪点比我们强?凭什么他们吃肉我们喝汤?!”
       虽然拱宸、控鹤二都是太宗的亲信,但有些人为了钱连人格都可以出卖,只要王昶提高二都待遇,或者王昶把拱宸、控鹤二都拆散,然后挑选大部精锐再成立一都,待遇和宸卫都相同,他们肯定不会有所抱怨。
       王昶准备把“将作乱”的二都发配到泉州和漳州。二都士兵家小都在福州,都不愿意离开。王昶经常纵酒痛骂二都指挥使朱文进、连重遇,二人也都是从太祖王审知手下熬出来的老资格,哪受得了你这个半大孩子的羞辱,密谋作乱。
      通文五年(公元939年)七月,宫中起火,损失比较大,王昶就派连重遇带兵去打扫整理。反正王昶也没拿二都当人看,当奴隶一样使唤,连呼带骂。二都大怒:“妈的!还让不让老子活了?”
       连重遇听说王昶居然怀疑他纵火,想拿他下酒。恨的牙根直痒痒,当晚正是连重遇入宫值警,连重遇带着拱宸控鹤二都士兵纵火长春宫,闯进内殿,迎立王延羲,三呼万岁。然后众人攻内殿,要做掉王昶。
       宸卫都力敌不过,王昶带着李春燕及几个少爷开门北逃,跑到半路,宸卫都千余壮汉多半逃散,在梧桐岭被堂兄弟王继业率兵追上。王昶虽然射死几个福州兵,但终寡不敌众,被围当场。
      王昶心一凉:“完了!”王昶把弓丢到王继业脚下,大呼:“以臣弑君,大逆不道,你的良心让狗吃了?!”王继业呸了一句:“忠臣不事昏君,故有此事,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贪暴无能。而且二十八叔即位,我是元侄,在你手下我不过是个堂兄弟,跟你我还觉得委屈呢。”王昶长叹一声:“予我一樽酒饮尽,生杀由你吧。”王继业让王昶死前喝一个痛快,然后由福州兵下手勒死,李春燕等一行人都陪王昶到地下享福去了。
       而王鏻父子的“国师”陈守元想跑没跑了,被当兵的发现了,送陈国师上了路,瓜分了金银。被王昶强逼卖官的蔡守蒙也不幸遇难,死于连重遇之手。
      王延羲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福建,真是好运气。王延羲废除帝号,而改称闽国王,向晋朝称臣,不过国中还是帝国建制,改通文五年(公元939年)为永隆元年。王延羲发了回善心,追谥王昶为康宗弘孝皇帝。
       有时真想不通,象王审知这样为人尚不失贤德忠厚的长者,怎么会生出这帮禽兽子孙?而且一个不如一个,王延羲也不是个好东西。上台之后,王延羲立刻要报复王倓,可王倓好运气,已经死了。王延羲命人刨开王倓的坟,把尸体扒出来,王延羲见着尸体大怒:“狗彘!今尚能辱我不!”挺剑狂刺王倓尸,方才泄愤。
       吴国伍子胥鞭楚平王尸,为父兄报仇,传为历史佳话,因为楚平王负伍家在前,当有此报。但王倓与王延羲并没有什么大仇大恨,只不过仗着王昶之势羞辱一下王延羲,王延羲都这么记仇,对其他人可想而知。韩信受辱淮阴市少胯下,后富贵还乡,召市少为都尉:“此壮士也!”胸怀何其大,反观王延羲心胸狭窄,锱铢必较,较之韩信远矣。
      乱世昏君多有个“传统”,喜欢手足相残,这在南北朝五代时期最为普遍,具体一些,是南朝宋齐梁和十国的南汉、闽国。这些朝代内部残杀极其惨烈,父子相攻,兄弟相害,轻则毁家,重则灭族,为了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知上演了多少人间悲剧。
       看到王延羲丑行百出,建州刺史王延政常写信劝哥哥要以王氏基业为重,不要胡闹。王延羲哪把弟弟放在眼里,回信大骂:“欠揍是不是?”派心腹业翘去建州做监军,监视王延政的一举一动,同时派杜汉崇监南镇军,严防王延政。
       业翘是王延羲的狗腿子,自然天天找王延政的麻烦,王延政恨透了这个鸟人。业翘有事没事都要捅一下王延政,业翘和王延政议事,起了口角,业翘冷笑:“你想造反么?!”王延政怒起:“狗杀才!安敢辱我!”拔剑直奔业翘而来。业翘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狂呼乱叫着骑马奔到南镇找杜汉崇去了。
      这样窝窝囊囊的日子王延政彻底过够了,干脆反了,建州兵多粮广,怕什么狗脚兄长?王延政出建州兵攻南镇,杜汉崇还没做好战斗准备,就被建州兵杀败,和业翘一路狂叫,逃到福州告变。
       闽永隆二年(公元940年)二月,王延羲发福州精锐兵四万,由统军使潘师逵、吴行真率领,直扑建州。王延政遣使速去杭州搬救兵,混水摸鱼的事谁不想做?钱元瓘大喜,派宁国军节度使仰仁诠带兵速去建州摸鱼。王延政又命亲将林汉彻在茶山大败福州军,给王延政争取了不少的战略缓冲。
       建州三面环水,福州军沿河扎营,潘师逵驻建州西门外,吴行真驻南门,听说前军败了一阵,吓的不敢出营。王延政死中求生,重金悬募了一千多名敢死徒,于夜间悄然出城,趟过河来,杀入潘师逵营中,放起大火,在营中冲杀。福州军大败,潘师逵死于阵中。 
     王延政又转向攻吴行真部,吴行真比潘师逵还有本事,听说潘师逵死了,带着弟兄们惊呼狂逃。营中大乱,自相踩踏,冤死了一万多人,王延政顺势杀个痛快。王延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吴越的“救兵”就到了,王延政已经用不着吴越军,便送上酒肉,请吴越军吃饱喝足后回吧,以后有事再请。请佛容易送佛难,仰仁诠赖着不走。
       王延政知道自己这点实力很难对付吴越军,只好厚起脸皮请哥哥王延羲看老父亲王审知的面子上,帮他一把。王延羲想:“我们王家的事,钱家的插哪门子闲腿?”派王继业速去建州,一则打退仰仁诠,一则看有没有机会对王延政下手。算盘打的不错,这就叫一石二鸟。
      福州军抄到了吴越军的身后,烧了吴越军粮草。吴越军饿了好几顿,正犯愁呢,天下大雨,十日不停。王延政知道机会来了,发兵强攻吴越军营,没有吃饱饭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军队,一战被建州军杀败,死亡万余,仰仁诠也不敢赖着不走了,狼狈败退。
       经过这一次合作,本成斗眼鸡的兄弟二人关系略微好转,但也都是笑里藏刀,寻找灭掉对方的机会。王延羲为了防备弟弟,扩建福州西城,自然少不了刮老百姓的油水。当时削发为僧可以免征租赋,所以大量百姓都当了和尚,短短时间内就冒出一万多和尚来。南汉多太监,闽国多和尚,很有意思。
       没几天,兄弟俩又坐不住了,再次大打出手。双方实力相当,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福建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史称“福、建之间,暴骨如莽。”无论战争最终谁胜谁负,身处社会底层的人民都要付出鲜血、直至生命的代价。
      等兄弟二人都打累了,王延羲派人去建州讲和,福州使者来到建州时,王延政大陈兵甲,请使者观看,向王延羲示威。使者看了一圈,临走时还被王延政臭骂一顿,恨恨而去。
       永隆三年(公元941年)的十月,王延羲又犯了皇帝瘾,在福州称帝。王延羲手上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做个福州皇帝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王延羲是出名的暴徒,只在乎眼前享受,称王也好,称帝也罢,说到底只是虚荣心在作怪。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