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216名进士说法不准确,扬州学者考证发现——  

2017-03-13 11:55:49|  分类: 其他省份陈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6名进士说法不准确,扬州学者考证发现—— 
来源:扬州晚报 
579名进士,明清扬州才俊辈出 
仪征陈氏、宝应朱氏皆出“一门三进士”
朱天森兄弟授进士出身,但科举制已废除  
216名进士说法不准确,扬州学者考证发现——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吴筠孙 
216名进士说法不准确,扬州学者考证发现——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吴氏有福读书堂
    编者按
    扬州自古重视教育和文化,因而人文荟萃,才俊辈出,仅明清两代就出了一大批进士,通常的说法是216名。其实,远不止于此。扬州教育学者李友仁通过查阅扬州教育史料,最终发现了明清扬州进士有579名,还找到了扬州的“一门三进士”,以及归国留学生朱天森、朱天奎授进士出身的幕后故事。
    明清扬州至少出了579名进士
    2013年,广陵书社出了一本由扬州市教育局组织编写的名为《中国扬州书院》的书,书中附有“明清扬州府各州、县进士名录”,详细注明了这些进士的姓名、籍贯、中榜时间及中榜等级名次。这份珍贵的资料表明,仅明清两代扬州就出了578名进士!
    578名进士按朝代分,明代212人,清初至科举制度废除的光绪三十一年(1905)计366人。
    明清两代,扬州府的版图要比现在的扬州地区大得多,甚至比扬泰分治前的扬州地区还要大,包括扬州城区的江都、甘泉以及仪真(仪征)、高邮、宝应,还包括现属泰州地区的泰州、泰兴、兴化,现属南通地区的如皋、通州、海门,现属盐城地区的东台。笔者对578名进士的籍贯进行了统计,即使去除泰州地区的166人、南通地区的9人以及盐城地区的4人,扬州地区也出了399名进士。其具体分布如下:江都162人,高邮83人,仪征70人,宝应50人,甘泉34人。
    尽管市教育局相关人员为编制“明清扬州府各州、县进士名录”,多方查阅资料,逐一进行甄别,但仍有遗漏。笔者注意到,道光十三年(1833),宝应人朱士廉中了进士,而他并不在名录之中。参与编写《中国扬州书院》的杨林山先生告诉笔者,不排除还有疏漏。由此可以得出初步结论:明清两代扬州至少出了579名进士。
    进士中一甲前三名分别称为状元、榜眼、探花,二甲第一名称为传胪。 《中国扬州书院》一书还附有“明清扬州府各州、县状元、榜眼、探花、传胪名录”,计20人,其中状元3人,榜眼5人,探花6人,传胪6人。状元按朝代分,明代1人,清代2人;按所属州、县分,兴化、宝应、仪征各1人。榜眼按朝代分,明代1人,清代4人;按所属州、县分,江都2人,宝应、仪征、高邮各1人。探花按朝代分,明代1人,清代5人;按所属州、县分,高邮3人,宝应、仪征、泰州各1人。传胪按朝代分,明代2人,清代4人;按所属州、县分,仪征3人,泰州2人,兴化1人。
    古城扬州有着浓厚的教育文化氛围,一些书香门第家庭,家学渊源深厚,勤苦治学的家风绵延不绝,因而产生数位进士并不鲜见。
    这579名进士中,不乏当下扬州人耳熟能详或者经常提及的一些名人,如被誉为“一代文宗、三朝阁老、九省疆臣”的阮元,“扬州八怪”代表人物之一的郑燮(郑板桥),清代乾嘉学派的中坚、在文献学和语言学方面作出重大贡献的王念孙和王引之父子,清代扬州学派早期代表人物的任大椿,吴道台宅第的主人吴筠孙,发起并主持“冶春后社”的臧谷等。
    颇有代表性的是仪征的陈氏家族,“一门三进士”,一时传为美谈。陈嘉树(陈仲云),清道光二年(1822)进士;39年后,即清同治元年(1861),其子陈彝(陈六舟)成为进士;又过了22年,即光绪九年(1883),其孙陈咸庆成为进士。值得一提的是,陈彝的儿子陈重庆及陈重庆的儿子陈含光,亦非等闲之辈。陈重庆,书画家、楹联家、诗人,今扬州瘦西湖南大门湖边歇脚亭内,“长堤春柳”四字即为其所书。陈含光乃陈重庆次子,原名陈延韡,诗书画三绝,是“冶春后社”的中坚人物之一。
    前文提及的宝应人朱士廉,也是三兄弟在31年间先后连中进士:嘉庆七年(1802)进士朱士彦,嘉庆二十二年(1817)进士朱士达,道光十三年(1833)进士朱士廉。朱士彦做过道光皇帝弟弟、惠亲王绵愉的老师,曾任湖北布政使、工部尚书、吏部尚书。林则徐禁烟有功却遭投降派诬陷,被道光皇帝革职,朱士达时在陕西按察使任上,馈赠林则徐纹银四百两以助川资,这不仅表现出朱士达爱憎分明的豪肝侠胆,也表达了朱士达对禁烟的立场和对英雄的仰慕之情。朱士廉曾任直隶武强、山西石楼、河南固始等县知县。更令人称奇的是,据说朱氏三兄弟的先人朱应登、朱田藩也是“父子进士”。 
    明清扬州共诞生5位状元
    明清扬州府各州、县3位状元分别是李春芳、王式丹和陈倓。
    李春芳(1511-1585),兴化人,累官至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拜相。隆庆二年(1568),升任首辅,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状元宰相”。李春芳逝世后,皇帝赐李春芳葬于扬州西山,墓址在句城塘边洪恩寺东侧。洪恩寺,位于杨庙镇的西南方向,当初是为李春芳颐养天年而建,是李春芳的“乡间别墅”,始名“邸墅”。李春芳入住后,几经思量,想到皇恩浩荡,于是决定改“邸墅”为“洪恩”,并亲自题书“洪恩寺”三字镌刻于石匾上,镶嵌于寺门头上。有意思的是,李春芳后人中还出了一对父子院士:李继侗、李德平,他们分别是李春芳的第十四、十五世孙。李继侗1897年生于兴化,是一位植物学家、生态学家、教育家,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他的儿子李德平1926年生于北京,是一位辐射物理、辐射防护及安全学家,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李德平是扬州中学1941届校友,因此还是一位扬州院士呢。
    王式丹(1645-1718),宝应人,59岁始中状元,在清代状元中年岁最老,人们称之为“花甲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参与修篡《明史》《大清一统志》《皇舆图表》《佩文韵府》等。
    陈倓(1695-1739),仪征人,中状元后,授翰林院修撰,参与修篡《文献通考》《续文献通考》。仪征旧学宫前水池的东边,有一座不起眼的陈旧小石桥,此桥建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称为“状元桥”,便是仪征人为纪念陈倓、同时为激励仪征的读书人奋发上进而修建的。
    除了上述3位扬州籍状元外,还有2位非扬州籍状元粱国治和洪莹与扬州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均是扬州书院的学子状元。
    粱国治(1723-1786),浙江会稽(今属上虞)人,肄业于扬州安定书院,由修撰累官东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曾充任《四库全书》副总裁。书法、诗文均堪称一时,时人将他与钱塘梁同书、亳州梁巘并称“书坛三梁”。
    洪莹((1780- 1840),安徽歙县人,肄业于扬州梅花书院,授翰林院编修,累官至知府。扬州民间有一说,洪莹中状元是因为善有善报。洪莹的父亲洪恒裕在扬州经营盐业,嘉庆丁卯(1807)扬州遭水灾,灾民无数。盐运使曾宾谷在南门荷花池一带放粥,饥民往返,常有失足落水者。洪恒裕生慈善心,捐资平整道路,并在水边设栏,用木板遮隔,使灾民行路无忧。洪氏的善举福及子嗣,于是洪莹得中状元。
    在谈到明清扬州的进士、状元时,还要附带说一句,宋代扬州就出了吕溱、王昴和李易3位状元。由此观之,扬州历史上共出了6位扬州籍状元,另出了2位扬州书院学子状元。
    朱天森、朱天奎未入名录
    今年4月,晚报连续报道了与扬州籍少年烈士朱良钧有关的新闻,并采访了朱良钧的妹妹朱良瑛。朱良瑛回忆说,朱家是“一门双进士”,她的父亲朱天奎和三伯父朱天森均经过部试、廷试选拔,获得了进士出身。然而,本文开头提及的“明清扬州府各州、县进士名录”未将他们收录其中。这是为什么呢?笔者为此查阅了有关资料。原来,进士是科举制度的产物,而清廷于1905年废除了科举制度,照理此后不会再产生进士了。然而,一批批出国留学生学成归国,清廷决定采取科举取士的办法,对他们加以考试,再给予功名,授予官职,既使这些有为青年为其所用,又不至于变为革命党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归国留学生朱天森、朱天奎均参加了考试,考试成绩为“最优”等级,因而被授予进士出身。“名录”的编制者可能不掌握这一情况,抑或认为朱氏兄弟不是科举制度存续期间严格意义上的进士,故而未予收录。
    ■李友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