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松门旧事:千年古樟传奇  

2017-03-06 07:15:49|  分类: 民风、民俗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门旧事:千年古樟传奇
作者:时有风吹 时有风吹
我之前曾写过普照寺狮子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普照寺可以写的,应该还有那棵千年古樟。对了,那古樟不是一棵,而是三棵。现在,我很想让这些古树在我的稿纸上疯长,我要写它们繁盛时的葱茏繁茂,写它们残败时的黯然神伤。
远远的,隔着寺院的外墙就能看见古樟高高的树冠,它是方远几十里内的注目之物,约五六丈高,要四五人牵手才能怀抱。小时候我喜欢在古樟的树荫下乘凉,听树叶缝隙里发出的蝉鸣,听大人们讲它的神奇故事,它身上古怪的树瘤曾激发出我各种离奇恐怖的想象。
种树的僧人已不可考,应该是先建了寺,再有了树,因为古代寺院讲究前樟后柏。那古樟的岁数和普照寺差不多吧,也有千年的历史。从公元874年到公元1966年,寺院建了毁,毁了又建,但那樟树却安然无恙,无论山火、兵火都不能伤它分毫。千百年下来,人们看它的目光越来越敬畏,关于它的传说也越来越多。有人说,一遇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古树就会显现出金刚的形象。曾经有人拾取古樟的枝条,插于门上辟邪,或者取断木雕成木鱼,用来祈福消灾,都十分灵验。还有更神奇的,据说古樟的树皮可以治皮肤病,人们从百十里外的地方赶过来,就为求得它身上的一小块树皮。
那时普照寺有三棵这样的千年古樟,都供奉着香火。然而有两棵古樟却消失在1972年。
从1966年开始的文革,无论是对普照寺,还是千年古樟来说,都是一场浩劫。佛像被拆毁,和尚们被赶回家或被迫还俗。大殿和经房被改造成了供销社酿制榨菜的厂房,僧舍被改成专关“牛鬼蛇神”的“牛棚”,曾经香烟缭绕的古寺,变得肮脏零乱,衰败不堪。
人们对古樟也失去了敬畏,无论是谁都可以来剥它们的皮,底下整整一圈都剥光了,露出白煞煞的原木。终于有一天,造反派们带着锯子,斧头来了,他们要彻底破除迷信,把这几棵古樟砍了。几十人轮番上阵,一连干了三天,最后锯子断了,斧头也豁了口,有些人甚至累得虚脱。三棵古樟被砍倒了两棵,而这群人也无力再干下去了。
后来,那两棵砍倒的古樟,被当作上好的木材拉到外地去支援祖国建设了。有人说它们是被拉去北京整修天安门城楼,也有人说是被做成了人民大会堂的桌椅。
寺院里仅剩的一棵古樟已奄奄一息,而树皮治皮肤病的灵验,也渐渐消失了。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起,附近的几个村子开始流行一种瘙痒症,有的人会毫无征兆的突发奇痒,浑身乱抓,忍不住背靠着墙角做上下或左右的运动,或者一边读着最高指示一边把手伸到裤子里去。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寺里的千年古樟才恢复生机。根据国家新的宗教政策,榨菜厂搬走了,僧人们也逐渐回来了,整修了殿舍,古樟也给保护了起来,并在四面围上了栅栏。当时还有个插曲,在重修金刚殿时,因为没有计算好,大殿挑出的飞檐刚好擦到了古樟顶部的一根枝干。无奈之下,工人们和寺里的僧人商量,只有把那枝干锯了。而那根锯下的枝干,后来又被做成了飞檐下的木制镂空装饰,成为了大殿的一部分。
松门旧事:千年古樟传奇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普照寺里的千年古樟(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