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鹤山建县始末  

2017-03-08 13:26:30|  分类: 广东陈氏家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鹤山建县始末
作者:徐晓星
    鹤山县始建于公元1732年(清朝雍正十年),至1993年撤县设市,计有261年历史。由于年代已久,史迹湮灭,图籍散佚,邑人对当年建县始末,知之者盖寡。为了追本溯源,不忘创业,普及知识,鉴古观今,兹翻检史乘稗官,参诸口碑文物,分列设置鹤山县的因由、筹建鹤山县的经过、营建鹤山城的概况、垦辟鹤山县的初民等四项,缕述如下:
 一、设置鹤山县的因由
     雍正十年,清政府从广州府属下的新会县及肇庆府属下的开平县各划出一部分地方,设置新县鹤山。设县的目的何在?当年的两广总督鄂弥达曾用“兴地利,遏盗源”六个字概括。换句话说,就是为了加强对这一地区的统治,加速对这一地区的开发。
    先从“遏盗源”谈起。现今鹤山县属地方,距离原属新会、开平两县县治较远,是封建统治力量薄弱地区;加之境内皂幕、昆仑、黑坑诸山,险峻茂密,绵亘数县,交通阻塞,自明末至清初近百年间,成为“盗贼啸聚”之所。所谓盗贼,其实多数本是受封建势力剥削压迫以致铤而走险的下层劳动群众,但其“啸聚”情况也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其中有的是反封建的农民起义,有的属反清复明的武装斗争,有的则为不良分子所操纵,打家劫舍,残杀良民,扰乱生产。由于史料不足,现在已难于一一分析鉴别,仅举数例如下:
清顺治二年(1645年)有所谓“社贼”暴动(社是秘密会社的意思),从顺德发展到新会、开平,县属之古劳、禄洞、桥头的农民群起响应。是时明朝统治已告崩溃,清朝势力未及南伸,给农民的反封建起义造成大好机会。据史载,“贼皆人奴,相率逐杀其主,踞其田庐,掳其妻子,掘其坟墓”,斗争持续了六年才被镇压下去。顺治十三年(1656年),有沙涌人刘保聚众占据官田黑坑诸山与清廷对抗,清军连年进剿,至康熙八年(1669年)始擒杀刘保。康熙十三年(1674年),刘保旧部李山官七、梁经玉等再次起事,清政府派左翼总兵班际盛、水师总兵张伟率部进剿官田,反为李梁击败。雍正元年(1723年),址山人张祖珠、冯玉荣聚众数百于官田,白日肆劫舟江良溪等村,地方官兵无法抵御。总督孔毓珣发兵征剿,擒杀张冯,余众始散。雍正八年,清政府乃设大官田同知一员(同知为知府或知州的佐官,分掌督粮、缉捕、海防、江防等事,分驻指定地点)率兵驻防。其衙门即设在今鹤城墟之北。(建县后,大官田同知于乾隆七年裁撤,同知衙门于乾隆十一年改建为鹤山书院)
总之,自清朝定鼎以至雍正十年的八十余年间,本地区盗贼蜂起,剿之不绝,严重威胁着清政府的统治,不但令当政者头痛,而且当地绅民也深以为患。他们想到,只有设县分治才能遏制盗源。这一对策,首先由新会籍生员(秀才)唐大鹏提出。他在康熙22年向广东总督、巡抚呈交了一份《请立县百峰山条议》。文中写道:“新会县大小官田之百峰山,岩峦耸错,草木茸郁,实乃藏盗积贼之区,为地方百姓之害……而大小官田实乃诸贼出入之路。盖贼首之藏聚山中不过数百人耳,至其欲行劫诸县则必勾同新会开平二县之歹民方成大队。欲成大队,必出至大小官田然后与二县之道里适均,又平衍宽广方可容众……诚能于此处建立县城,则土寨之路径不通,贼虽居深山,不能勾通二县之歹民以聚众。贼既无众,必不能行劫;不能行劫,则虽处岩垌必绝粮食,是百峰山皂幕山特孤岛耳,不降则擒耳!”他认为,屯兵防守也不若设县分治能够奏效。“设兵重镇,虽可制贼,但选将提兵尚烦征调,刍茭糗粮更费转输,且调遣不常,常有兵来贼去,兵去贼还之患。不若立县设城,县官控御城守,驻防文武维持。人烟辐辏,以民为兵,以耕为战,诚地方一创永守,百姓一劳永逸,久安长治,至利而至便者也。”唐大鹏这番话,把清政府设县以“遏盗源”的目的讲得再明白不过了。
    至于“兴地利”一层,唐大鹏指出:“五县地方近官田一带田土,民多畏贼不敢耕作。田既无收,拖欠粮米以至缺额。今立县治,民不畏贼,田园尽耕,逋逃尽复(逃亡的人都回到家园),五县之民,国课早完”。当年建县筹划者陶正中在他的《题请建县原议》中也指出:大官田一带,“其地则一望平芜”,由于地方不靖,“耕凿未保久安”,“居民向无固志,土著悉成客寄之形,未肯确凿认垦”,所以田土荒废甚多。“若得度地制邑,地利可尽,赋额可供,亦一举两得”。这些话,自然是为清政府增益课税着想的。但是,兵革不休,地方不宁,生命财产不保,对于普通劳动群众的生活,对于当地生产的发展,确有严重妨害。这一点,在罗绍纶所作《十七村纪略》中有真实的记载。该文说,自康熙三十五年后,有原籍惠州、潮州的客家人来此垦荒耕种,“虽有粒食,而逼处寇盗。迄无宁日”,“惠潮来民垦荒之余,日与(盗贼)对垒,夜宿山林,其间猛兽咆哮,又不免为虎狼所伤。数十年来,艰苦万状,险阻备尝”。但自从建县后治安好转,政府悬示招垦,来者日众,荒地得到垦辟,人民各安其业,地方逐渐繁荣起来了。“今日卜邑成聚(建村定居),十七村中游泮者(在县学或府学里学习的)有人,入监者(在京城国子监求学的)有人,入学肄业,负耒横经(利用田间劳作的余暇翻开经书来诵读),各相安无事”。由此可见,设县分治以“兴地利”,虽然是统治者从增益课税收入出发的,可是客观上对开辟土地,发展生产,安定人民生活,还是有重大作用的。历史证明,设县分治完全是一件好事。
 二、筹建鹤山县的经过
     建立鹤山县,经过了一个酝酿、筹划、审议和批准的过程,历时较长。先有唐大鹏、宋奕銮、伍德彝等三次呈请,后得两广总督鄂弥达、广东巡抚杨永斌的同意支持,由他们委派粮驿道陶正中勘测拟议,奏请朝廷,经户部、吏部等审核,最后是由雍正皇帝批准的。
康熙22年(1683年),新会籍生员唐化鹏呈文督抚,请求在大官田设立县治。呈文开头的“摘由”是这样写的:“为险峻久作贼巢、要害宜立县治、以广幅员之版上益国课、以耕膏腴之田不赍盗粮(不供应粮食给盗贼)、以复逋逃之税免悬缺额、以汰守汛之兵裁省输转、熄十县之寇、安全广之民事”。呈文详尽地论证了建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说理透彻,建议具体,辞情恳切。但是他的建议没有被上司所接纳,可能是因为清政府刚刚平定三藩和收复台湾,南方的大局甫定,还有许多更重大的事情等着要做,顾不上地方行政的兴革这类事情,结果是“议格不行”。
    康熙34年(1695年),又有举人宋奕銮(平冈村人)再次呈请建县,“指陈利害,言甚剀切”。呈文由新会知县呈报上司。督抚“以工程浩大,不允所请”。可见,决定建县与否的关键在于省一级的督抚的态度如何。
雍正九年(1731年),又有从南海顺德来县境承垦荒田的伍德彝等150户联名作第三次呈请,并表示愿捐白银六千两助筑城池。这次呈请得到总督鄂弥达、巡抚杨永斌的重视。鄂弥达认为,“兴地利而遏盗源,无逾于此者”,乃委派陶正中莅境勘测,由陶拟出从新会开平二县析置新县的具体方案。然后,鄂、杨联名上疏朝廷,题请建县。复经清廷中央六部会商通过,奏请雍正皇帝核准,赐名“鹤山”,并定于次年开始建置。由此可见,建鹤山县的主要决策人是鄂弥达。
当年陶正中勘建新县的原议,鄂弥达题请建县的奏疏以及吏部等核准建县的覆文,这些关于建县经过的第一手文献,其文字均保留至今。后两种文件中关于建县的具体意见,基本上采自陶正中的原议。因此又可以说,陶正中是创建鹤山县的具体策划人。
    陶正中,字田见,江南无锡人,雍正癸卯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后来官至山西布政使。当时他在广东担任粮驿道(道员,又称道台,为省布政使佐官,分司省以下、州以上的钱粮等事)。他识见明敏,作风深入,受命后,三次亲临大官田地区相地勘测,绘制地图,又与新开两县官吏会商,拟出了建县的具体方案。包括建城地址、规模、体制,新县所辖疆域、人口,应交纳钱粮数,县学生员名额,新县应添设的官员吏卒数目,驻防将佐兵丁数目及分界划守办法等等。这个方案,除个别细节后来有修改外,大部分被采纳并付诸实施。
雍正皇帝给新县赐名为“鹤山”,大概是从臣下拟议的几个名称中圈定的一个。它取自县城背枕之一座小山的原名。此山体势如鹤,高不过数十公尺。建县后,山名为县名所掩,后人乃改称之为松山,山顶建有鹤顶亭。
清廷批准鹤山建县后,由吏部行文督抚,令其于广东省内现职知县中选拔一员充任鹤山首任知县,督抚便选中了原平远知县黄大鹏。
    黄大鹏,字运沧,号最峰,江南上元(今属南京市)人,贡生出身。任职平远县时,史称他“明锐慈惠,治县有声”。他于雍正十年调任“知鹤山县事”,直到乾隆六年十一月离任,任期长达十年。他不但是本邑开基创业的首任知县,也是任期最长的一任知县,是建县计划的实际执行者。他莅任后,经过查勘研究,提出补充方案七条:城垣以石代砖,不设北门,招集客商建造店铺以成墟市,清丈欺隐田亩,豁免历年逋欠钱粮,妥善安置应招前来垦种的惠潮人民等。经详请上宪核准后,复由他本人负责施行。
黄大鹏撰有《莲塘山楼问心文》记述他莅任建城的详情。略云,他初至鹤山官田,只见荒埔野田之间有土屋三间,聊作治事栖息之所,凡六阅月。一夕,村民大哗,问其故,得知山麓陶某为虎追逐。又一夕,台风大作,直逼土屋,墙坍压伤其足,仍扶病指挥筑城疏河、建署立祠、安置移民定居垦种。是时百务猬集,黄大鹏悉心规划,夙夜不懈,躬亲料理,秩然有序。次年春,官署粗成,其家属始集。不料数月之间,包括其长子在内的亲属三人因染时疫接连病亡。“噫嘻!天时耶?人事耶?”悲痛之余,扪心自问,“一归之人事”,深入内省,从四个方面检讨工作之不足,最后下决心:“自兹以后,计惟有早夜饮冰(按:“饮冰”一典出自《庄子·人间世》:“朝受命而夕饮冰”,意谓受命之后内心熏灼,惟恐工作不能做好,故饮冰以镇静之。本文用此典表示兢兢业业、殚精竭虑之意),鞠躬匪懈,庶几获上治民,以无负圣天子爱养臣工之至意。”黄大鹏体恤下情,关心民瘼,采取了许多惠民措施,不愧是一位克己奉公勤政爱民的清官,深得百姓爱戴,鹤城父老至今仍传说他的事迹。他主持兴建工程,竣工后往往吟诗作文以记之,反映了他艰苦创业的豪情以及他和本县人民的密切关系(详见本书鹤山诗话栏《十年常在雾云边》一文)。
在筹划与创设鹤山县的过程中,陶正中、黄大鹏两位官员所作贡献最大。建县之后,邑人不忘功德,公建陶公书院与黄公书院于县署西侧以志感戴(因两人健在,故不称“祠”)。乾隆年间重修,迁其址于鹤山书院之左,合二为一,称陶黄二公书院。道光四年并入鹤山书院。故址在今鹤山二中校内。
 三、营建鹤山城概况
     根据现存的史籍文物,下分五点介绍营建鹤山县城的情况:
 ⑴疆域
据乾隆版《鹤山县志》载,鹤山县东西地广90里,南北袤115里。自县城东至新会杜阮村界40里,南至开平凌村水界35里,西至开平县水井营50里,北至古劳大河中与南海分界60里,西南至开平麦村界45里,西北至高明县杨梅汛界50里。折合现代计量单位,全县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四至界限与当今鹤山市版图基本相同。鹤山县城恰在全县版图的中央。
鹤山县的辖区,初从新会县割出古劳都全部,新化都、遵名都各一部分,从开平县割出古博都全部,双桥都全部,新兴都、得行都各一部分,共七都五十四图组成。建县后调整合并为五都,即附城都(今鹤城、址山、云乡)、古劳都(今雅瑶、沙坪、古劳、龙口、桃源)、双桥都(今宅梧、双合、合成)、新化都(今共和大部)、遵名都(今共和之黎村、连冈、平冈、石径、松下、藏龙、良耕等七村)。都图制一直实行到民国时期。1930年,广东省实行地方自治,废除都图制,改行区乡制,县以下以区统乡。鹤山全县分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四个区,一度曾分为八个区。
 ⑵城池
黄大鹏到任后,于雍正十年十一月开始修筑城池,经过三年,于雍正十二年(1734年)建成。县城周广6000尺,城高16尺,厚10尺,雉堞1000个。城有东西南三门,南曰恩波门,东曰近悦门,西曰远来门,各有城楼,高10尺(从城墙上起计)。城门口加筑月城,安置炮位。城北地处高阜,城外无村庄,故不开北门。城垣采用三宝黄沙之石,垒址于山麓,形如荷叶。东西南三面因河为池。
所谓因河为池就是利用原来的小河作为护城河。城东小河源于大岭牯山下,流经城东,即今二中、东门、镇小侧边后,折向西流,从南门口流过,汇入西河。城西小河发源于昆仑山下,流近县城处称西门陂、西门潭,汇合南门河后,流往禾谷、址山,连接潭江水系。黄大鹏组织民工加以疏浚,使之成为对外交通的水道,载货木船可由开平、台山上溯址山河,直抵县城南门码头。故民间对鹤城地理,有“三水入城一水出”之说。
                                           ⑶井泉
古人选址建城时,对于水源供应非常重视。即使城外有河,犹恐战时被敌人断了饮汲之道,必须城内有足够的水资源才成。陶正中三次到官田勘测,“相阴阳,观流泉”,发现鹤城地下水资源非常丰沛,加以开发,可以满足建城的要求。他满怀高兴地写了一篇《怀新泉记》:“……邑宰黄令乃于城西北址掘得泉源,渗漉浩涌而出,舆情惊悦。又城东城北再逢土泉二穴,引流周注,汇至泮池,如环如带。县治西南百步而近,乳泉沸起,如溅珠,如泻玉,渟浤甘美,民生并赖。盖造物钟灵,俟时乃显。前此空山蒙翳,宁知今日卜邑成聚,可用汲并受福耶?邑人议疏沼筑亭,名其泉曰怀新……”
鹤城城内有许多著名的井泉,如鹤眼井、仓前井等,都一直使用到近代。清人叶彬的《怀新泉》诗,表达了鹤城人对养育了他们的甘美的井泉的热爱之情:
 不羡沉香胜,新泉涌鹤城。流分千涧绿,湛得一池清。
百里桑麻润,三春桃李荣。为言饮水者,应作思泉情。
                                      ⑷设施
城内的主要设施为文武署衙、学宫书院、神庙祠堂三类。
县署是知县衙门,前后共七进。第三进号“勤慎堂”,第四进有东厅西厅,是知县坐堂审案和议事的地方。第五第六进是知县和家属的生活区,第七进为裕民仓。县衙西侧有监狱。另在城区西部有守府和演武亭。
县署之南有学宫和儒学署。学宫座北朝南,大门外有照墙,门前有牌坊,正额书“青云”二字,左曰“腾蛟”,右曰“起凤”。大门名文明门,两侧小门通入东西两庑,西名礼门,东名义路,此为第一进。大门内有半圆形水池,石桥从池中跨过。这就是泮池和泮桥了。第二进为黉宫,是生员课试的场所。第三进为大成殿,祀孔子牌位。第四进有崇圣祠、名宦祠、乡贤祠。学宫东侧有明伦堂、儒学署,是学官治事和休息的处所。
建城初期就在城内修建了万寿宫、城隍庙、关帝庙,相国祠、福德祠和土地庙,东门外有谷皇庙、社稷坛,西门外有风云雷雨坛。建城后各种名目的庙宇有增无已。稍后,附近各姓居民更进城建造祖祠,有吕家祠、马家祠、徐家祠等十多处。
城内主要道路,都用花岗岩条石铺砌,路底下是下水道,排水通畅,路面整洁。
以上三类建筑群占了城区的大部分地方。城内不设墟市,民居也不多。由此,可以见出当年的施政方针:一是以城守与政教并重,二是以神道辅翼政教。鹤山城的主要设施,充分显示了封建宗法社会的特点。
黄大鹏始建县城时,招集客商于东门外东关顶建造墟市,后来发展为忠信大街。光绪朝以后,南门外出现了一批店铺,形成了后来的鹤城墟。主要街道茶行街,谷行街,米市街、逢源路等均在城外。近代城市,多数是经济发展的自然产物,“城”与“市”不可分割,而清代创建鹤山城的因由不同,它是官员们主观规划的产物:在全县版图的中央营造一县的政治文化中心。
                                        ⑸遗迹
鹤山建城至今,已过去260余年。几经沧桑劫难,古城建筑已面目全非。1928—1931年,拆毁城墙修马路,现仅在北垣残留些少土墙与基脚痕迹,从中可以考出当年筑墙的方法是:以大石垒基,用石块两面砌墙,墙中实土,城头雉堞用砖。东西南三座城门虽已拆除,却成为该处地名,循名以求,尚可想象当年县城的规模。修建于乾隆19年的鹤顶亭已在1998年按原貌重建,作为古城的标志性建筑屹立在鹤山之巅。原鹤山书院旧址早已改建鹤山二中校舍。旧县署在30年代被日本飞机炸为平地,解放后平整为二中运动场。其南端有百年古榕一株,相传为署前遗物,巨干参天,浓荫盖地,令人怀想古城风姿。1990年暑季,古榕忽然起火自焚,老干烧毁,根部再发新枝。南门内学宫及儒学署旧址,为今之鹤城镇小及华侨中学所在地。现存学宫遗物“文武官员到此下马”石碑一块,竖于小学操场中央,见证着封建社会中孔夫子及儒学地位的尊崇。关帝庙、演武亭、守府及各姓祠堂等,先后辟作民居,唯有半座城隍庙(仅剩后殿)现在依然享受着善男信女的香火。
从以上五点,可知鹤山城虽为山间小城,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综观其体制、设施、作用诸方面,仍可窥见封建国家基层政权的典型面貌。当年,清政府是在封建自然经济的条件下,主要出于政治上的需要而把县治设在鹤城的。后来,经乾嘉道咸同光宣几朝以至民国,封建经济逐步解体,近代商品经济发展了。沙坪镇由于附近地区人口稠密、交通便利,农工商业发展较快,至20世纪初已成为全县经济中心,取代了鹤城在全县的重心地位。相形之下,鹤城在其地理位置与发展程度上,已经不能适应县治的要求了。所以,至1913年,国民政府便决定将县政府迁至沙坪,鹤城仅保留一个旧县治的名称罢了。鹤山的县治,设在鹤城历180年,迁至沙坪历81年。
 四、垦辟鹤山县的初民
     鹤山建县之初,在册人口不足一万。据乾隆版《鹤山县志》载:雍正十年从新会、开平两县割附的编籍人口“计五千八百零三丁……妇女三千六百六十八口,共实编八千八百七十一丁口。”这是户口册上的人口数,实际的人口可能多些,总在万人之内。然而,建县初期正是这些为数不多的初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一代接一代地不息劳作,才把“空山蒙翳”、“田多汙莱”、“民多流亡”的一方土地,垦辟成今天物阜民康的新鹤山的。
唐代以前,本地区人烟稀少,史乘阙载,姑不置论。现仅从其构成与来源上将开县时的居民大致分析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开县前久已定居当地的土著。这部分人居古劳都最多,双桥都次之。他们是鹤山居民的主要部分,因其定居本地先有四五百年历史,遂被后来者目为土著。其实,他们原本也是来自中原的移民,自南宋初年(绍兴年间)开始迁入,而大部分自称是南宋末年从南雄珠玑巷迁来的。
据谭彪《新会乡土志》及《罗氏族谱》等书记载:北宋末年,有中原士族一批,因避金兵入寇,南迁至粤北南雄珠玑巷,居留150年左右。南宋末年,又因避元兵入侵,珠玑巷人一批批地沿北江南下,徙居广州、端州、冈州所属各县,其中以咸淳四年(1268年)、六年、九年、十年几次来者最众。如本县大姓禄洞及陈山李氏,越塘、维墩、大埠、雅瑶之冯氏,以及隔朗陆氏、平冈宋氏、平岭冼氏、霄乡源氏等,他们的先祖都是从珠玑巷迁来(详见本书第  页《南雄珠玑巷与鹤山人》一文)。
    这一部分居民自宋末迁来,定居鹤山已有数百年历史,不少姓氏已修了族谱,其渊源清楚可考。他们多居于平原富庶之区,士农工商,人才辈出,对开发鹤山作出了最大的贡献。例如,防御西水屏障家园的古劳大堤,就是他们战胜自然的成果;驰名的鹤山特产红菸与古劳茶,又是他们历代培育的结晶。
    第二部分:清初自粤东迁来的客家人。他们的祖先原本也是中原士族,宋元以后迁至闽粤赣三省边区,在粤则聚居于惠州、潮州(雍正十一年才从惠潮划出嘉应州,即今梅州,为客家人聚居地)。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有新会营千总赖易胜,系潮州大埔县人,奉派驻防大官田营汛,见该处地荒人稀,便从家乡招得一批人前来垦荒,是年始建坪山村。自后,粤东客家人陆续迁来,至鹤山建县前,已开辟了坪山、五凸型、横坑、南洞、龙团、小官田、北芬、殷洞等十七条客家村。
   开县之年,粮驿道陶正中奉命悬示招垦,对应招前来者给予政策优惠,粤东客家人闻讯来而者甚众。据县志《黄大鹏传》云:“惠潮来民,襁至(抱儿背女而来)如市,荷锄立庭际(县衙正堂前面),求耕荒地”,“荷锄求地者日以百计”。这是客家人移民鹤山的第二次高潮,民间称为“五子下鹤山” (详见本书第  页《鹤山客家人的历史》一文)。他们多数定居在今鹤城、云乡、共和、合成、白水带各处村庄。由于他们的到来,官田、禾谷、云乡这些山间盆地开发成了良田,丘陵山坡变成了茶园,鹤城墟出现了茶市。
上述两部分居民,除语音迥殊外,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亦多差异。乾隆版《鹤山县志》指出:“惠潮来民,多农鲜贾,依山而居,以薪炭耕作为业,故其俗朴而淳,与土著差异;土著之民,多商鲜农,贫者亦习工技以治生”。
    第三部分:建县前后从南海、顺德迁来者。
建县之前,有伍德彝等150户自南海顺德来县境承垦荒田。估计这150户是富户,他们向政府承包大片田地,再转租给佃户耕种。雍正九年,他们联名呈请建县成功,并捐银6000两助筑城池。后经陶正中等议定:嘉奖其急公踊跃之举,但对其所捐银两则不予接纳,因“城工重大,民力不能胜任,且自立县以后,居民营居托处,正多拮据,应即檄广州府发还,为伊等兴建住房与开垦工本牛种之用。立县日准其入籍,子弟一体应试,境内荒田听其随力开垦”。黄大鹏建城时指定城内西南区除建关帝庙城隍庙外尚有余地就分给这150户建房居住,又批准他们可以继续招佃垦荒以安置新来的惠潮移民。此外,今竹朗施氏、尧溪、赤坎之刘氏,皆迁自顺德龙山,古劳麦村关氏迁自南海九江。这一部分邻县移民,人数不及前两部分多,但在财力与人力上对开发鹤山作出了贡献。
上文对垦辟鹤山县的初民,从渊源上分析为三,然而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他们已逐步融为一体,认同于“鹤山人”这个群体了。
 
(1981年发表于《鹤山文史》,2000年修订)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