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飘逝的觉寺晴岚  

2017-04-02 19:17:20|  分类: 风水、易学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飘逝的觉寺晴岚
飘逝的觉寺晴岚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飘逝的觉寺晴岚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陆树栋摄  ●许昌渠
  大觉寺位于福溪街道滩岭片,距县城10公里。据史志载:始建于宋乾德三年(965),初号华严道场,治平三年(1066)改大觉寺。明代多次兴废,清重兴。
  在天台,大觉寺的名气很大,但翻翻志书,大觉寺既没出过有名望的高僧大德,也没做出过什么名垂青史的大事。我想,当年大觉寺香火旺盛,一定程度上,怕是得益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早年,大觉寺港阔水缓,始丰溪左右回环,在寺前缓缓地绕了个弯,才浩浩荡荡流向那著名的“大、小恶溪”。大觉寺实为始丰溪古航道的咽喉之地和台邑之水口,在以航运为主的古代天台,尤显重要。商贾、船老大,排工们常在此歇息,祈祷平安,故香火源源不断。清雍正间诗人许廷陈有诗赞曰:
  古寺凉生夏似秋,绿荫深处白云浮。
  坐来夜半炉烟细,明月当窗松影流。
  稍晚,在乾隆朝任过礼部侍郎的齐召南,更是在他编撰的《天台山方位志要》中将“觉寺晴岚”列为天台新增十景之一。
  但真正使大觉寺扬名并为之几度兴废的原因却为“大觉山是出皇之地”!当地百姓津津乐道:山为半月,水为半月,后倚隔水江,故名“半月沉江”。大觉寺前对“笔架山”、“皇帝帽山”;左为“三凤迎驾”;右有“黄龙伞”和“仙人翘足”,且常有云岚封护,故百姓皆视此山为神山,并留下许多美丽动人的民间传说。而道家则认为此地阴阳两造,状若太极,是不可多得的神仙福地。《天台山方位志》记叙了这样一件事:宋政和甲午(1114),一位长须飘拂的谢道人,看中这块宝地,想以乡绅的几顷良田,来换取大觉寺而修建一座道观,自然遭到寺僧的拒绝。
  而将大觉寺宝地推向极致的据说是青田刘基。元末,刘基应同科进士坡街许广大的邀请来天台堪舆,他利用古人敬畏名山的心理,号召百姓反抗暴元!当地流传着刘基的《黄牛断》云:
  昆仑发脉一条龙,云贵鄂湘贯浙东。
  结穴觉山谁能得,儿孙世代坐皇宫。
  自此之后,大觉寺名声大振,谋风水之人纷至沓来。的确,这里风景优美,乡俗民风粗朴淳厚,弥漫着风俗画般的清新。然而这里绝非世外桃源,这里曾流淌过许许多多的不幸。当我临流远眺,那脉脉流水似乎就是一幅历史长卷,将大觉寺的不幸,一幕幕展现在我的面前。
  《天台山方位志》还记叙了这样一件事,明弘治年间(1488-1505),有人想谋取大觉寺这块宝地为墓地,竟不择手段暗中指使歹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潜入大觉寺放了一把火,这场大火使寺院元气大伤,历经百余年至万历年间才得以复兴。
  千百年来,大觉寺照样上演一出出谋取“出皇之地”的活剧,为这块古老的土地平添了许多生动的民间传说。
  据故老相传:清末,江西一自称堪舆祖师杨益间后裔的先生,为了谋取大觉寺这一宝地,遂半路出家入大觉寺为僧,法号观正,经过几年觅龙察砂,他用一枚小铜钱在寺后“仰天湾”天生圹中点穴,于是写信告诉儿子。一年后,儿子从江西老家来到大觉寺寻到生父,告诉观正他已觅得一秀穴,而且已用绣花针点穴,并在旁边挖出“龙蛋”一枚。父子俩来到点穴处,拨开浮土,绣花针竟当当中中插在铜钿的方孔中!他俩相视一笑。观正见儿子已炉火纯青,于是择得一吉日,吩咐儿子说“我今晚圆寂,你在半夜子时,将我赤身裸体葬入天生圹中,切记!”当晚观正斋戒沐浴后坐化。至半夜,其子实在不忍心父亲裸尸入墓,于是自作聪明给父尸穿上一条麻布短裤下葬。当夜雷鸣电闪,风雨大作,天台发生轻微地震,仰天湾天生圹裂开一条地缝,很快又被雨水泥浆灌满。寺院里钟鼓自鸣,邻村百姓羹橱里碗盏自响,甚至连石磨也自动转起来。先生心中大喜,便回江西老家接来妻子,寄迹横山岭头白云庵,等待时机。第二年,妻子怀孕,产下一男孩。宣统三年,孩子三岁时,天下大乱,对面始丰溪北岸缸窑村开了九支窑,烧制陶器时烟柱飘起,如九龙冲天,大有新王气象,谓之“九龙透天”。他认为改朝换代的时机已成熟,遂参加南山周永广义军,自封“缸窑王”。当年夏秋之交,阴雨连绵,山洪暴发,大觉山冲出一条龙,因生殖器部位穿着麻布短裤,未能臻化完全,不能腾空,逃到北岸凤凰山脚,被当地村民活活打死!“缸窑王”十分恼怒,为了“泄”去大觉山的“天子气”,他出钱叫人为白云庵挖了一口深井,并将井中的泥鳅捉来煮熟给三岁的儿子吃了。结果事与愿违,生得有“帝皇之相,五岳朝天”的儿子却一命呜呼!他认为天意如此,心灰意懒,遂退隐江湖,不知所终。
  我站在大觉(港)寺村中的三间小屋前,从外貌来看,这并不是当年寺院的建筑。村里人说,大觉寺的大殿、方丈楼、藏经阁、客堂和斋堂等早在解放以前就已经破败不堪,连大殿的屋顶也被风雨掀掉,使佛像蒙尘满面,这是江西人谋风水所致。但据笔者所知,大觉寺作为天台历史变迁的一个见证,作为天台民间信仰的一个实体,其文物价值和历史价值是不会磨灭的。星移斗转,沧桑巨变,拂去历史的尘埃,真正使大觉寺一蹶不振的原因却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战天斗地”,始丰溪下游建造起拦水坝,使水道航运中断,恶溪也徒留其名。再加上陆路交通运输的兴旺发达,以及寺院土地收归集体所有,从根本上动摇了寺院的经济基础,再加上国家号召破除迷信,香火已断,故僧人只好云游他乡。1961年洪灾过后,离此不远的寺下村民无家可归,便移居大觉寺。1966年破“四旧”佛像被毁,又将大殿拆掉,在大殿遗址前盖了这三间集体屋,原作打麦场,后来发现屋前有两块石碑,就将它们移到屋内立了起来。一块是确立大觉寺田产的《总断勒石碑记》,清乾隆十八年七月立。另一块是光绪七年立的《宪断碑记》,记载妙音、妙海二位大师为大觉寺赎回田地的功德。这或许就是大觉寺留下的仅有文物。三间小屋前不远处便是原放生池,水面上飘浮一些棕红色的浮藻,村民称之为“荷花塘”。寺后的大觉山上有一片松林和茅草,还有一些尖竹和野茶。
  一条小径淹没在茅草中,这便是通往横山岭头的古道。我站在大觉山上凝视许久,始丰溪上乱石堆堆,水面也没有往日的壮阔,溪水被引到山脚水渠里流经大觉寺电站发电了,自然也见不到那使齐召南大人激动的晴岚。村民们都说村口竹丛下的“虎岩”被炸毁了,深潭也成了水渠。关于这块“虎岩”,乃是大觉寺众多长满历史苍苔的敲戳着文化印痕的,最令人缱绻,最使人感慨以至块垒于胸久难释怀的所在。清许虞仁有《虎岩》诗云:
  山君兀立守空山,竹木稀微露一斑。
  狗盗鸡鸣谁敢渡?禅关原不比秦关。
  如今,大觉寺已灰飞烟灭。大觉山西边还建起垃圾填埋场,那“觉寺晴岚”也随着填埋场的废气飘逝了,这是历史沿革地理变迁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