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陈璋  

2017-07-29 13:3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德十六年三月,武宗驾崩。四月,世宗继位,陈璋得以再起,以资望升云南按察司副使,食三品俸。嘉靖四年(1525),调任山西行太仆寺卿(“行太仆寺”是明朝兵部设在边镇的掌管卫所营堡马政的机构)。嘉靖六年,任大理寺少卿。次年,升大理寺卿。嘉靖八年,担任会试读卷官。是年九月,温州人张璁升内阁首辅,陈璋再三称疾辞官,圣旨以“谙练明刑”褒奖挽留。嘉靖十一年冬,迁刑部左侍郎。
  也就在嘉靖十一年的十一月,南京巡按御史冯恩上述劾张孚敬(即张璁)等,下锦衣狱。次年二月,移刑部狱。世宗皇帝认为冯恩弹劾孚敬等,与“大礼议”失意者有瓜葛,欲坐冯恩仇君无上律,论死罪。刑部尚书王时中为之剖白,遭夺职贬外。陈璋再上本剖析,终于使冯恩免于一死。
  嘉靖十三年,陈璋致仕。此前,是年六月,南京太庙遭火灾,皇帝迁怒于守庙官员,诏命陈璋前往调查。陈璋查明是天灾所致,回京据实回奏,皇帝似乎没有明确表态,但怒意仍不为解。当时众人都为陈璋担忧,以为“上意不测”,陈璋不为所动;待回奏后,陈璋提出乞归的要求,但未获准,只得“强出莅事”。期间发生了一桩上官非法杖死小吏的案件,陈璋坚持治上官的罪,据说由此“忤执政意,遂以病不视事,归”。
  致仕后,陈璋“足迹不入城市”,遍游家山。又出力创建宗祠,读书弄孙,并以历年积稿裒成《石壁山翁稿》《采衣后堂集》等别集。陈璋有子陈猷、陈枤,皆为举人。陈枤屡考进士不第,陈璋安慰他说:“读书制行,求无愧于古人而已,利钝非所计也。”又在晚年所作《八老亭记》中借自己“身羁宦途,劳劳半世”的经历,发出“适志惟泉石,知心籍友朋,功名非所问,富贵安足期”的感慨。陈璋弟陈璿早亡,遗有二孤儿,陈璋抚育不啻己出,“给田以食,分宅以居,俾各有成立”。
  嘉靖十九年,陈璋旧创伤发作,百疾丛集,于嘉靖二十年(1541)正月二十五日弃世。
  陈璋二十四年的仕宦生涯(1510-1534),有近二十年是在刑部、大理寺度过的。作为一位“法司”从业者,陈璋不但自己重法、学法,而且亲自注解、著作法律书籍,还主张官员都要读律。陈璋认为,“士而不读书,谓之废学;官而不读律,谓之旷官”,在刑部侍郎任上,他“日以律法与诸属讲明,故一时多以刑名著闻”。
  大致在担任主事期间,陈璋就着手整理、汇集刑部的审讯档案,研究当时的法律制度与操作程序。在福建“录囚”的三年中,陈璋写了一本叫《恤刑录》的书。在此前后,他得到了一个“法家”的称号。从其生平可以看出,陈璋作为“法家”的名声不仅得到同僚与刑部尚书的认可,甚至连皇帝都有所知晓。在标榜儒家意识形态的明朝,“法家”的称号是意味深长的。兵部尚书胡世宁说陈璋“知法而能恕”,虽为赞美之词,也说明了当时的普遍认为“知法”者多是“残苛刻薄”之徒,陈璋在这种环境里坚持“法家”作风,颇为不易,所以当时有“介独自立”的评价。
  陈璋的“介独自立”也表现在他对自身“法家”身份的认同与践行。陈璋在明朝中期官场上的表现,更像是一个职业化程度较高的法官,在政治方面的立场反倒显得比较的超脱。嘉靖初,满朝文武大部分被卷入那场旷日持久的“大礼议”,为了维护各自心目中“礼”,也是为了各自集团的利益,大臣纷纷站队,表达立场,一些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另一些人则因此飞黄腾达。陈璋是少数不持立场的大臣。
  陈璋不是那种无原则的人,他在正德朝的经历说明了这一点。他之所以选择在“大礼议”中不持立场,更多是出于对意气之争的冷静回避,所以有人认为在陈璋心目中,法司官吏的职业身份应当超越政治身份。陈璋作为“法家”的冷静和“介独自立”恰恰在政治纷争中保护了自己,仔细分析陈璋在嘉靖朝的经历,可以看出那位以“恩威莫测”著称的世宗皇帝对他还是比较认同甚至刻意回护的。比如张璁刚任首辅,陈璋就再三请辞,世宗不以为忤,还予以褒奖、升迁;冯恩一案,世宗已经亲自上纲上线定了调,连刑部尚书都为此丢官,陈璋却成功守住了法的底线和自身的职业生涯。
  这里不妨谈谈陈璋与张璁的关系。两人在仕宦上有一段交集,关系原本似乎是不错的,后来却甚是冷淡。张璁年长于陈璋十三岁,但出仕较迟(正德十六年进士)。当陈璋谏阻武宗巡幸受杖时,刚“释褐礼部”(会试后未及殿试而武宗崩)的张璁闻听消息,“亟往贺曰:宠辱不惊,死生不贰,先生有焉”。又有一首《柬陈宗献郎中》的诗,大约也是张璁在这件事后写给陈璋的,其中有句:“乡里才名见此人,十年出入独情亲。吾方问子为章服,子却寻吾换幅巾。”两人相互交换官场进退之意,应该还是当得起“情亲”二字的。张璁随后在嘉靖初期的“大礼议”中应机崛起,以至入阁、升首辅,陈璋却在张璁任首辅后再三称疾辞官,又冒险保护冯恩,可见两人关系已经十分微妙。
  冯恩狱谳定后,新任刑部尚书聂贤一向就很看重陈璋,至此更是彻底信服,亲自出面刊刻陈璋的“《比部》《恤刑》之录,以为法家式”(明王廷相《刑部左侍郎省斋陈公墓志铭》)。《比部》当即后来传世的《比部招议》(又名《比部招拟》),据考开始动笔于陈璋在刑部主事任上,系辑录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