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明朝末年的南明时期,这里已初现“海上藩镇”  

2017-08-15 12:57:26|  分类: 浙江陈氏家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朝末年的南明时期,这里已初现“海上藩镇”,那么——
玉环为何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明朝末年的南明时期,这里已初现“海上藩镇”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玉环鸡山岛南明抗清避风海港
    张凌瑞 文/图
    台州通
    今年元月,我走进浙江省图书馆,查阅民国时期台湾文献馆出版的有关南明历史文献,发现南明时期,东南诸政权利用了近海岛链在岛际贩运以及长途海贸方面的便利,隐匿追剿,争锋角力,形成“海上藩镇”,玉环岛成为海上兵家必争之地。
    南明“海上藩镇”时期已初现
    玉环岛,地处浙东南沿海,东濒东海,南濒洞头洋,西隔乐清湾与乐清市相望,南与楚门半岛仅隔一狭窄的漩门港。古称地肺山、榴屿、玉瑠山、玉果山,属东瓯王国。
    明朝洪武二十年(1387年),因倭寇扰边,朝廷下令徙悬海居民于腹里,宋元始设置于玉环岛的楚门海渡、天富北盐场盐课司、北监巡检司均被革去,楚门港(今漩门港)以南玉环本岛等地全部被迁弃,玉环岛遂为荒墟。成化十二年(1476年),析乐清县山门、玉环两乡6都地隶太平县(今温岭市),属台州府(今台州市)。县境港北地区归属太平县,港南地被游民私种。在《永乐乐清县志》与《嘉靖太平县志》中,玉环岛仅有疆图名存。
    乐清湾古称“白沙海”,凡海舰从外海西入温州郡城,至玉环岛必换舣舟,这港湾谓之“转岐”、“楚门海,一名楚门港,去县东南一百九十里,港门之外,则海洋无际,海舰由此出入。”可见,古代的乐清湾两岸是海上人群活动相当活跃的区域。
    在明朝倭乱与抗倭过程中,浙南海域包括玉环群岛,有一突出的转变,即大量闽人共同来此海上作业,搭盖棚厂,每年自八九月起至次年正月止,渔汛方毕各船始散,各厂亦回。据嘉靖《太平县志》记载,由于明朝海防的弱化,玉环岛周围出现了所谓的“漳贼”和“导漳之贼”等亦商亦寇的海上武装力量。嘉靖《筹海图编》也载:“楚门--南隔一小港为玉环山,周围百里,旧有民居,国初遣入内地台温二境,乃贼去来泊船之渊薮也。”后浙南兵戈扰攘,玉环岛远离朝廷的管控,而利益所在,以力为活的百姓便隐居其间,至清代就更多了。如雍正时期浙江巡抚李卫向皇帝递交的奏摺中就有这样说:“有一玉环山,地方辽阔,自从前迁界,弃置海外,无籍游民多潜其中,私垦田亩,刮土煎盐,及网船渔人搭寮住居,渐次混杂,久必不宁。”
    自南宋来以来,温台地区即成为仅仅次于宁绍的东南富庶之区。南明抗清组织的粮饷缺乏,利用温台的天时地利,夺取粮食与物资。
    玉环岛外海披山洋是闽渔人必经之路。当唐王朱聿键所依靠的郑芝龙(郑成功父)逐渐倾向投降,并排挤太子少保兼吏部尚书张肯堂。1647年春,张肯堂离开福建,准备到舟山,希望能在那里取得隔海相望的故乡——江苏松江的反清力量支持,继续进行反清战斗。原温州参将贺君尧率船护送他到达玉环岛时,正值初夏渔汛时节。贺君尧盘踞于此,傍海收取了万金渔税,但一半为部将欧兴侵蚀。这样,二人矛盾激化,贺君尧夺了欧兴的洋船指挥权,欧兴为泄私愤,暗中勾结驻守舟山的黄斌卿。当贺君尧挟重资将至舟山,在海上,黄斌卿部把贺君尧全家百口全部杀死。据《浮海记》记载,顺治四年贺君尧与张肯堂“联舟宗入浙,至温之玉环山——其故治也。洋中鱼利,不下万金;时值初夏,鱼船正盛,轻重税之,所得不赀”。贺君尧、张名振、黄斌卿等南明部将都曾盘踞玉环山,或劫掠,或征渔税。
    永历二年(1647年)冬,拜太保、東阁大学士,与刘沂春并命,从之舟山。日练水師,修城垣敌楼,联络玉环、金塘、沈家门,储粟以固犄角。
    玉环岛是南明海上藩镇之一
    《海上见闻录》载:“时,海上藩镇分驻于各岛,监国鲁王别将平夷伯周崔之、闽安侯周瑞,定西伯张名振、总兵阮美等守舟山至沙埕,郑彩、郑联等守厦门。”鲁王想将东南沿海岛链形成海上根据地,进退自如,粮饷可取之民间。福王弘光年间(1644-1645)曾颁令开屯玉环等山,不知是什么原因终未遂。
    朱以海(1618年-1662年),字巨川,号恒山,别号常石子,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鲁王朱檀之后,袭鲁王封爵,辖台州。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六月,在浙江余姚、会稽、鄞县等地抗清义军及官吏缙绅的扶持下,鲁王朱以海监国(代理皇帝摄政)于绍兴。鲁王绍兴兵败后,辗转于浙江沿海无地可握。从此过着“水上为金汤,舟楫为宫殿”的艰苦生活,时人称之为“海上天子”。 
    南明隆武帝朱聿键被清军杀害之后,一些不愿意投降清廷的文武官员改奉鲁王朱以海为正统,1645年永胜伯郑彩迎鲁王监军入闽。1646年郑芝龙降清,周崔芝、周瑞兄弟率领水师随鲁王北上,准备与浙江沿海抗清的张名振、阮进等部会师。兄弟俩率300艘舰船守洞头三盘。三盘岛位置独特,四面环海,扼瓯江出海处,逼近温州郡城。鲁王则驻在隔海相望的玉环山遥空指挥。1647年5月,清吴松提督吴胜兆反清时,派使者向舟山黄斌卿、张名振请求支援。张名振从海路至玉环山奏请鲁王给敕印三百道。
    1648年上半年,南明朝廷的内讧又开始了,郑彩的排斥异己,先前攻取的闽地尽失。1649年正月,形势恶化,鲁监国移驻闽、浙交界的沙埕,不久,清军进攻福安,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刘中藻兵败自尽殉国。部将陈文达率部突围,随大学士沈宸荃、刘沂春等大臣护卫鲁监国再次渡海到玉环山。
    这年春,且逢温台一带严重饥荒,每石米需银七八两,饿死者甚多,盐贵,每斤价纹银一钱。鲁监国在玉环苦守到同年六月,定西侯张名振自石浦来朝见。张名振、阮进迎鲁王到抗清根据地南田岛、健跳所,后舟山成了鲁王抗清大本营。
    鲁王小朝廷,以山海为城作抵御,以渔人、流民为依靠,诸臣寄命舟楫,日灸风餐,面目黧黑。可见,南明君臣的抗清是何等艰苦,他们中有不少诗文写到了文天祥,也许是民族气节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尔时,身历其境的黄宗羲是这样记述的:“上自浙闽失守以后,虽复郡邑,而以海水为金汤,舟楫为宫殿;陆处者,惟舟山二年耳。海泊中,最苦于水,清晨洗沐不过一盏。舱大周身,穴而下,两人侧卧,仍盖。所下之穴,无异处于棺中也。御舟稍大,名河船,其顶即为朝房,诸臣议事在焉。落日狂涛,君臣相对,乱礁穷岛,衣冠聚谈。是故金鳌橘火,零丁飘絮,未罄其形容也。有天下者,以兹亡国之惨,图之殿壁,可以得师矣。”
    陈文达,福建霞浦围江武生,生卒年不详,父陈天书。1645年,经同乡王公哲推荐,陈天书、陈文达父子为隆武帝御前侍卫。1647年封肇敏将军。1649年刘中藻福安自尽殉国,陈文达率部突围逃至沙埕,随鲁监国避难玉环山,后随至舟山。鲁监国舟山抗清失败,依附厦门郑成功后,陈文达则到玉环岛建立抗清根据地,1655年(顺治十二年,永历九年),玉环岛成为海上抗清“四屯”之一。所谓“四屯”,是指永历九年秋九月郑成功驻厦门(并改为思明州)后,部署各地驻兵,令“张煌言驻临门,陈文达驻玉环山,阮春雷驻楚山,牛头门亦宿劲旅,遥为犄角相声应”。今玉环县海山乡南滩村洪溪坑,尚存陈文达古城遗址。城垣曲折,周匝达280多米,于城南北各开一座城门。
    顺治十八年(1661),阮禄(据说为陈文达姐夫)踞苔山岛(今玉环县清港镇苔山村)筑寨城,城墙由块石砌筑,周长约600米,分布着炮台、烟墩、哨台、营房、教场等。目前约三分之二的城墙遗址仍清晰可辨,其中保存最完整的一段高约3米,截面呈梯形。但究竟有多少兵力,却无从考证。“苔山寨城遗址依山顶地势而建,呈不规则曲线形,面积约3万平方米。”这是《玉环文物概览》一书中对此的一段描述。
    阮春雷,字从师,福建霞浦青蛟的大盐商,拥有良田3万多亩,而清廷的划界迁移政策,损害了他的切身利益。阮春雷公然举义旗抗清,以霞浦溪南镇长腰、东安两岛为大本营,建立海上武装,拥有大小战船200多艘,募集勇士4000多人,纵横闽浙沿海。
    反清复明难以成功
    顺治十八年(1661) ,朝议实行迁海,撤边海三十里。迁界令的整体而言,针对的是清廷无法掌控的浙闽岛寇势力。温台一带的迁界,主要就是截断盘踞玉环岛的陈文达势力在沿海取饷。清朝廷由于陈文达、阮禄屡犯边海村坊,将玉环弃于海中。位于乐清沿海的盘石卫、蒲岐所、宁村所这三座明代修筑的卫所城池,也被废弃,与海中诸岛一样,成了枭雄陈文达的据点,楚门所成为阮春雷的据点。
    因没有百姓的响应,加之物资得不到接济, 1662年(康熙元年),陈文达赴台州归降清政府。《清史稿「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七》中记载:“康熙元年1662初八日(丁未),京口镇海将军刘之源疏报:『伪肇敏将军陈文达拥兵海上十余年,今脱身来归,呈缴伪印』。下部察叙。”
    1664年三月,阮春雷与张苍水集海船百余艘,泊三都、三山岛,被清福宁总兵吴万福部击败。阮春雷赴泉州投降,张苍水回浙。
    《罪惟录》:“永历十八年(1664),金门、临门、牛头门、鹭门、楚山、玉环山诸岛师皆解多北款者。”
    明清之际,浙闽海盗奋起抗清,在极其穷厄艰险的环境下,出没于惊涛骇浪之中,辗转于鲸背蛎滩之上,并成为一支强大的抗清力量。其中大多数海盗不贪图功名利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抗清大业流尽最后一滴血。与此相反,南明一群“逆臣”动辄屈膝,卖身求荣。对此,《南天痕》作者西亭凌雪感慨道:“嗟乎!明臣愧海盗者众矣。”
    但义师却不义作出“海匪难”的行为,为解粮饷的燃眉之急,竭泽而渔,直接导致了民心的向背。这种海盗风格注定了反清复明大业难以最终成功。在乐清湾沙门岛上,流传着一本撰于晚清的《西门志》长篇诗歌,其中叙及明末清初乐清湾之战事:“明朝将没江山乱,李闯争夺动刀兵。天崖海角俱摇动,海洋强盗乱纷纷。掳掠不闻男和女,烧杀何用富与贫。……海洋来了陈文达,烟基山顶立寨营。交结姻亲蜒头寨,贼兵往来闹盈盈。每年贼母寿旦期,号跑连声震天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