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殷家洋雲浦陳氏

歡迎提供宗譜与民俗信息QQ:1120104284微信号:yunpuchenshi

 
 
 

日志

 
 

七彩陶瓷说  

2017-08-09 10:43:53|  分类: 广东陈氏家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彩陶瓷说
仙梦文史编审小组
  ——“位于沈塘镇铺墩村,有2处窑址,东面靠近通明河,古有港埠。从地表上采集到表黄釉细裂纹饼足或圈足直身深腹碗、盘、碟、喇叭高足等陶瓷器,窑具有压锤及平底圆筒形匣钵,属唐代民窑,现仍保存原态原貌。是研究广东陶瓷史及雷州古陶瓷生产技术的历史重要遗址。?请民众以人龙舞助兴,无形扩大了人龙舞的知名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人龙舞在当地渐成习俗,并流行于雷州府三县九所,每年在中秋八月十五和十六这两日在大街上狂欢,形成了雷州文化区域独有的一种民俗文化。几百年来,沿袭至今。??人山人海,果然见到陈公带领仆从从沈塘旧墟骑马出发至新墟。一路锣鼓宣天,银元如雨不时从天而降。引发人声鼎沸,沿途万人追随拾银。拾到银两者欣喜若狂。自此,新墟每逢三、六、九开市。陈公约定,在此集贸易买卖之货物,经三个集市未能卖完货物者,恺公按价收购,保证市场货物流通。”
七彩陶瓷说 - 殷家洋雲浦陳氏 - 殷家洋雲浦陳氏
    这是广东省湛江市和雷州市考古工作人员来到大陈村铺墩村深入考察后,对当地仍然保存制瓷古迹的鉴定结果。大陈村元明时代陶瓷业发达,带动了当地商业繁华的故事,在当地广为传诵。乃至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大陈铺墩村民及通明村渔民仍偶尔在铺墩村和通明港湾一带打捞到丝绸之路上船只被台风刮沉后,遗留在当地的古陶瓷、古象牙、古鲸鱼骨等物的传闻。也佐证了大陈村铺墩一带曾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路线图。
 “大陈村制陶业,自元朝陈自登烧出精美‘七彩陶瓷’后咱们村就变得特别发达。据说‘七彩陶瓷’的制作既艰难也很幸运.....”,村民陈士英、陈可权等代代相传如是说。陈自登公巧制“七彩瓷釉”,带动当地商业繁荣,村中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1317年,梦雷公逝世后,其五公子陈自登(字汝诚)袭受了元朝海北海南道宣慰使司副都元帅武阶、镇国大将军一职(只挂空职,不握虎符)。自此,振兴家业的重担落到自登公身上。自登公深知自己虽挂公职,享朝廷俸禄,且有父辈经年打拼积下的家业,但根基尚薄,若无更多收入来源,终至坐吃山空,门庭衰落,将愧对先祖和众兄弟的信任。每念及此,夜不能寐,遂召众兄弟商讨对策。自登公说:“诸位手足,想当年初至此地,放眼所见,土地蒿草如蓬,荒野无边,时闻狼嚎兽啸;大海无常,浪涛拍岸,时伴台风暴雨作恶,冲垮沿岸堤坝田亩无数。此前原有数户黎民,虽可忍恶劣环境,却难忍山贼和海盗连番劫杀而迁徙他方,实堪称不毛之地也!自家严(梦雷公)获神明喻示,率我陈门一族于此开垦荒野,筑堤防洪,养畜殖桑,驱贼防盗,保卫家园。披星戴月,艰辛劳作,创此厚业,斗转星移已近廿载矣。我今承众兄弟谦让承袭衣钵,期我振兴家业,深感责任重大也。想兄弟我才疏学浅,深恐祖上厚业毁于吾手,则罪大莫过矣。近日来,我欲振家声,苦思无计,诸兄弟有何良策?”几经商议,兄汝楫献言:“吾辈定居于此乃神明喻示,自有苍天眷顾,弟不必过于忧心。以吾愚见,本村族现“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全,家门振兴可期。今天下太平,一者雷阳、高阳一带丝瓷贸易、海外通商甚是繁华,此天时也;二者当年追随家严一同下来的兵将中,有人早年在闽、赣一带曾从事制陶技艺,不乏技艺高明者。正可用之,此人和也;三者本村现有通明天然港口之利,此地利也。此时不动,更待何时?”。此言一出,众兄弟皆以为然。自登公由此决定率族众制陶从商,振兴家声。
 然而,陈公深入制陶业后,又陷入苦闷中。原来,经深入考察,雷阳一带的陶瓷虽自唐代起就有人制造,但都是手工制作,小打小闹,质量低劣,与闽、赣一带的陶业比,规模很小差距很大。当地生产的陶器只有当地人购买,难以吸引外地商人。兵仕中最不乏制陶者,但是技艺却十分普通,不足吸引商家关注。
 一天,出窑时,陈自登公发现烧出的几件陶瓷品七彩斑澜非常好看。而在以往的瓷品中,这种色彩从未见过。兴奋之余,陈公带领窑工连烧数窑,想再烧出“七彩斑澜”,却再难见其踪。就在百思不得其解时,陈公忽然发现,掉在地上的血迹和散落在地上的羊毛和铜铁锡等碎屑。经过一再追问。窑工们道出了实情。原来,日前陈公有事外出,窑工趁机偷懒,四散一边休息。突然,看见不远处一只野豺狗追赶一只羊。一会儿,羊直向窑场内冲入,野豺狗随之追入,羊和野豺狗绕着窑体展开追逐。窑工们随手拾上地上的杂物,纷纷投向野豺狗,意图赶走野豺狗。一时之间,铜、铁、锡、木等碎屑纷飞,这些杂屑有的打中野豺狗,有的飞入正在烧的窑中。可笑的是,野豺狗可能饥饿至极,虽受伤血洒遍地,也不放弃即将到口的美食,仍追逐不止。羊慌不择路,飞身投入窑中,野豺狗紧随其后追入,一时双双化作一缕青烟。窑工们见此情景,一时目瞪口呆,直至陈公回归窑场,也不敢声张。
    陈自登公由此猜想。莫非“斑澜陶瓷”由此而成?于是,试以鸡、羊加铜、铁、锡等物混合投之,果然又烧出一窑“斑澜陶瓷”。随着经验的积累,陈公又尝试用矿石配合铜铁以及动物的血液配在釉里烧制,烧出的陶瓷色彩更加鲜艳。从此,铺墩“七彩陶瓷”大名传开,外地商贾纷至沓来,各地窑场争相仿制。当地由此开创了一个陶业兴旺、商贾云集的时代。
注:历史人文故事由《仙梦文史录》编审小组成员陈冠霖、陈光敏、陈光友、陈光通、陈光熙等研究、挖掘史料共同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